• <th id="wm9pw"></th>
    <th id="wm9pw"></th><em id="wm9pw"><tr id="wm9pw"></tr></em> <th id="wm9pw"><track id="wm9pw"></track></th>

    <em id="wm9pw"></em>
      <progress id="wm9pw"><track id="wm9pw"></track></progress>
    1. 中央政法委機關報法治日報社主辦

      您所在的位置:首頁  > 法治要聞

      典型案例明晰商業秘密民事案件裁判標準

      2023-12-08 16:15:44 來源:法治日報·法治周末

      “各個層級的法院發布了不少關于商業秘密案件審理的標準,目前在商業秘密的認定、舉證責任的分配上已經有了明確的指導,希望未來能夠在賠償數額的計算上,也可以總結一些司法經驗發布參考規則”


      《法治周末》記者 孟偉

      員工離職后帶著自己從前公司積累的“資源”到新的公司,這些“資源”往往被認為是跳槽的“資本”,殊不知可能侵犯到前公司的商業秘密。

      “離職員工為被告的商業秘密侵權案件較多。這次公布的10件典型案例中,有9件是以員工、前員工為被告提起訴訟?!北本┲R產權法院審判第三庭法官蘭國紅說。

      近些年,隨著企業知識產權保護意識的提升,我國對商業秘密保護力度也在不斷增強。

      民法典將商業秘密列為知識產權的客體;反不正當競爭法中規定了有關侵害商業秘密的行為;最高法發布了《最高人民法院關于審理侵犯商業秘密民事案件適用法律若干問題的規定》。

      11月30日,北京知識產權法院召開新聞發布會,發布了侵犯商業秘密十大典型案例。這些案例涵蓋光電、軟件、生物、互聯網、大數據等傳統及新興領域,既明晰了商業秘密法定構成要件的認定、舉證責任的分配和轉移等傳統商業秘密案件的裁判標準,又提煉出數據、動物品種、電路板設計、電子地圖等新領域、新業態下商業秘密案件的審判規則。

      明確商業秘密的法定構成要件

      在典型案例發布會上,蘭國紅公布一組數據:2021年至2023年10月,北京知識產權法院共新收商業秘密案件89件,占民事案件的0.46%;審結86件,占民事案件的0.47%??傮w而言,侵犯商業秘密案件收結案數量均維持在低水平,每年收結案數均在50件左右。

      她強調,這類案件中原告勝訴比例較低,敗訴原因主要是原告無法證明涉案信息符合商業秘密的法定要件。

      此次發布的侵犯商業秘密的典型案例,以案例的形式明確了商業秘密的法定要件。

      在此次發布的一個案件中,王某3人從某光電公司離職后成立某激光公司。某光電公司認為,王某3人將在某光電公司任職期間獲得的“激光削波裝置”技術信息及經營信息披露給某激光公司使用并申請專利的行為,侵犯了某光電公司的商業秘密,遂將某激光公司、王某3人訴至北京知識產權法院,請求判令某激光公司、王某等3人停止侵犯商業秘密的行為、賠禮道歉,并連帶賠償經濟損失220萬元、合理開支35萬元。

      經審理,法院認為某光電公司所主張的經營信息、技術信息因未采取合理保密措施而不構成新修正的反不正當競爭法第九條第四款所指的商業秘密,判決駁回某光電公司的訴訟請求。

      北京知識產權法院審判第三庭庭長謝甄珂告訴《法治周末》記者,反不正當競爭法第三十二條規定,在侵犯商業秘密的民事審判程序中,商業秘密權利人提供初步證據,證明其已經對所主張的商業秘密采取保密措施,且合理表明商業秘密被侵犯,涉嫌侵權人應當證明權利人所主張的商業秘密不屬于反不正當競爭法規定的商業秘密。商業秘密權利人舉證的保密措施應當是具體的、特定的、與商業秘密及其載體存在對應性的保密措施。某光電公司提交的勞動合同、《員工守則》《保密管理制度》等證據無法證明系針對其主張的“激光削波裝置”技術信息及經營信息采取了有針對性的保密措施。

      她補充道:“承載商業秘密的產品一旦進入市場流通領域即脫離權利人控制,即使產品買賣合同上約定了買方不得擅自拆卸、仿制及轉借賣方所售產品,但由于此類條款僅能約束合同相對方,不能排除涉案信息被不特定第三人獲取的可能性。因此,在案證據不足以證明原告就涉案信息采取了相應的保密措施?!?/p>

      反不正當競爭法第九條中明確,商業秘密是指不為公眾所知悉、具有商業價值并經權利人采取相應保密措施的技術信息、經營信息等商業信息。

      在此次發布的另一個案例中,某科技公司主要從事電子產品硬件研發及銷售業務,周某4人從該公司離職后,成立某北京科技公司、某廊坊公司。某科技公司認為,周某4人竊取了其模塊電源電路板的電路布局及工藝要求等技術秘密給某北京科技公司、某廊坊公司使用,并用于與某科技公司完全相同的產品,違反了反不正當競爭法第九條的規定,故訴至北京知識產權法院,請求判令某北京科技公司、某廊坊公司立即停止侵犯商業秘密行為,連帶賠償經濟損失100萬元及合理支出7716元。

      案件焦點在于:某科技公司主張的涉案技術信息是否做到了“不為公眾所知悉”。

      法院經審理認為,含有涉案技術信息的電源產品已經在被控侵權行為發生之前公開銷售,所屬領域技術人員很容易獲得涉案技術信息,涉案技術信息已為公眾所知悉,不符合2017年反不正當競爭法第九條第三款的規定,不構成商業秘密,故判決駁回某科技公司的訴訟請求。某科技公司不服一審判決,向二審法院提起上訴。二審法院判決駁回上訴,維持原判。

      “某科技公司主張的涉案技術信息不符合商業秘密‘不為公知所知悉’的法定要件?!敝x甄珂說。

      華東政法大學知識產權學院院長叢立先告訴《法治周末》記者,商業秘密既有技術又有信息,且具有不公開的屬性,導致此類案件有比較多的難點。

      他表示:“首先需要通過秘密性、價值性、保密性這3個構成要件來證明涉案信息是否屬于商業秘密。秘密性是看技術或者信息是否具有不公開的屬性,價值性是指是否具有商業價值,保密性要看采取的保密措施是否到位?!?/p>

      何種特殊客戶信息屬于商業秘密

      除技術信息外,對于一些企業來說經營信息也屬于重要的商業秘密。在本次發布的典型案例中,也有關于侵犯客戶名單商業秘密的案件。

      某體育文化發展有限公司(以下簡稱某體育公司)、某文化發展(北京)有限公司(以下簡稱某文化公司)、某旅游有限公司(以下簡稱某旅游公司)系國內高爾夫球服務經營商,為國內金融機構的VIP客戶提供高爾夫增值服務。某體育公司等3公司的原員工金某等5人曾分別擔任球場部經理、大客戶部經理等職務,金某等5人離職后入職某體育投資公司。在未經許可的情況下,金某等5人將某體育公司等3公司與相關高爾夫球場的合作信息、球場管理系統數據及與相關銀行的合作信息等經營信息披露給某體育投資公司使用。某體育公司等3公司認為,某體育投資公司明知金某等5人非法披露上述信息,仍在經營中積極利用并謀取利益,侵犯其商業秘密。故訴至一審法院,要求某體育投資公司、金某等5人停止侵犯商業秘密行為,并賠償經濟損失1500萬元。

      一審法院經審理認為,金某等人將某體育公司等3公司的商業秘密非法披露給某體育投資公司,某體育投資公司明知涉案信息系某體育公司等3公司的商業秘密,仍在經營中積極使用,上述行為違反了反不正當競爭法的規定,故一審法院判令某體育投資公司、金某等人停止侵犯涉案商業秘密并賠償某體育公司等3公司經濟損失及合理費用共計799萬元。某體育投資公司、金某等人不服一審判決,向北京知識產權法院提起上訴。二審法院判決駁回上訴,維持原判。

      謝甄珂介紹,某體育公司等3公司在持續多年的經營活動中積累的與眾多高爾夫球場和多家銀行關于合作價格、合作模式等經營信息,不為相關領域內從業人員普遍知悉,具有商業價值,且采取了保密措施,構成商業秘密。

      叢立先向《法治周末》記者表示,并不是所有的客戶信息都屬于商業秘密,其價值的認定就需要法院作出專業判斷。他強調,不能讓商業秘密訴訟成為企業間不正當競爭的手段。

      謝甄珂解釋稱:“經營者關于客戶名單、聯系方式等信息的簡單匯集并非當然地構成商業秘密,只有經過加工整理、區別于相關公知信息的特殊客戶信息才有可能成為商業秘密的保護客體。對符合商業秘密構成要件的客戶信息適度保護,既鼓勵經營者通過累積、整合、利用客戶資源獲取競爭優勢,又避免經營者以商業秘密保護的名義變相壟斷客戶資源,打擊競爭對手?!?/p>

      舉證責任轉移破解“舉證難”

      北京知識產權法院副院長宋魚水介紹,作為一種較為特殊的知識產權,商業秘密的權利范圍不具有公示性,侵權行為相對隱蔽,權利人舉證也存在一定難度。

      謝甄珂也表示,對于商業秘密權利人舉證難、維權成本高的難點痛點,北京知識產權法院適用修訂后的反不正當競爭法中有關舉證責任轉移的相關規定,加大對商業秘密保護力度。

      在此次發布的典型案例中就有這么一個案例。

      趙某入職某信息公司后,某信息公司明確了趙某的保密義務,并對公司的商業秘密采取了保密措施。趙某將某信息公司《市場花費臺賬模板2018-7月》excel文件等商業秘密違法披露給競爭對手某廣告公司,某廣告公司獲悉后主動聯系其中記載的渠道商尋求商務合作。某信息公司以趙某、某廣告公司的行為侵犯商業秘密為由訴至一審法院,請求判令趙某、某廣告公司停止侵犯商業秘密行為、永久刪除承載商業秘密的文件、共同賠償經濟損失50萬元及合理開支3.0768萬元。

      法院認為,此案中,某信息公司提供證據證明了趙某披露給某廣告公司的文件構成法律保護的商業秘密,且有證據表明趙某有渠道或者機會獲取商業秘密,且其使用的信息與該商業秘密實質上是相同的,趙某應當證明其不存在侵犯商業秘密的行為。但某廣告公司未就其掌握的涉案商業秘密說明其他合理來源,結合某廣告公司與趙某曾經見面并使用其電子設備的情況,能夠認定其獲取的涉案商業秘密來自趙某,屬于明知趙某系某信息公司員工身份,且實際持有涉案商業秘密的情況下,仍然獲取并使用某信息公司商業秘密的行為,構成對某信息公司商業秘密的侵犯。

      一審法院故判令趙某、某廣告公司停止侵犯商業秘密的行為、永久刪除承載商業秘密的文件,趙某、某廣告公司分別賠償經濟損失5萬元、15萬元,共同賠償合理開支3.0768萬元。趙某不服一審判決,向北京知識產權法院提起上訴。二審法院判決駁回上訴,維持原判。

      謝甄珂提出,商業秘密權利人已提供初步證據合理表明商業秘密被侵犯,且有證據表明涉嫌侵權人有渠道或者機會獲取商業秘密,且其使用的信息與該商業秘密實質上是相同的,涉嫌侵權人應當證明其不存在侵犯商業秘密的行為。

      反不正當競爭法第三十二條規定,在侵犯商業秘密的民事審判程序中,商業秘密權利人提供初步證據,證明其已經對所主張的商業秘密采取保密措施,且合理表明商業秘密被侵犯,涉嫌侵權人應當證明權利人所主張的商業秘密不屬于本法規定的商業秘密;商業秘密權利人提供初步證據合理表明商業秘密被侵犯,且提供相關證據的,涉嫌侵權人應當證明其不存在侵犯商業秘密的行為。

      為引導當事人在訴訟中更好地完成舉證責任,北京知識產權法院在2021年對外發布的《北京知識產權法院侵犯商業秘密民事案件訴訟舉證參考》的基礎上,針對數字經濟時代面臨的新問題和市場主體的新需求,修訂完成了《北京知識產權法院侵犯商業秘密民事案件當事人訴訟問題解答》(以下簡稱《解答》),并于11月30日發布典型案例時將《解答》同步對外發布。

      《解答》中對商業秘密法定條件舉證責任的轉移作出解釋:在原告對所主張的商業秘密采取保密措施提供初步證據,且合理表明商業秘密被侵犯的情況下,舉證責任發生轉移,由被告就原告所主張的商業秘密不符合商業秘密法定條件承擔舉證責任。

      叢立先告訴《法治周末》記者:“商業秘密知識產權都是保密的,侵犯商業秘密的行為通常也是隱秘的。因此,取證成為商業秘密案件的一大難點。反不正當競爭法的修改解決了部分舉證難的問題,將舉證責任轉移到侵權嫌疑人的身上,減輕了權利人的舉證負擔?!?/p>

      在他看來,各個層級法院發布了不少關于商業秘密案件審理的標準,目前在商業秘密的認定、舉證責任的分配上已經有了明確的指導,“希望未來能夠在賠償數額的計算上,也可以總結一些司法經驗發布參考規則”。

      責編:肖莎

      聯系我們 | 誠聘英才 | 廣告征訂 | 本站公告 | 法律聲明 | 報紙訂閱

      版權所有 Copyrights ? 2014-2023 www.noweden.net.cn ALL RIGHTS Reserved 《法治周末》

      京ICP備10019071號-1 京報出證字第0143號

      京公網安備 11010502038778號

      国产天堂亚洲国产碰碰,翁公和在厨房猛烈进出,国产gaysexchain男同men高清,九九真实偷窥短视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