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th id="wm9pw"></th>
    <th id="wm9pw"></th><em id="wm9pw"><tr id="wm9pw"></tr></em> <th id="wm9pw"><track id="wm9pw"></track></th>

    <em id="wm9pw"></em>
      <progress id="wm9pw"><track id="wm9pw"></track></progress>
    1. 中央政法委機關報法治日報社主辦

      您所在的位置:首頁  > 法治要聞

      湖南向為親友牟利新型腐敗“亮劍”

      2023-12-08 16:15:44 來源:法治日報·法治周末

      視覺中國供圖

      在整治行動中,湖南省共組織39萬余名黨員干部開展自查自糾,266人在自查自糾階段主動報告相關問題,其中,廳級干部26人,處級干部127人

      《法治周末》記者 劉希平

      為幫親友牟利,官員要求鄉鎮政府照顧其親友打印店生意,全縣24個鄉鎮政府在這家打印店打印費花費了174萬元;還有的官員則推銷其投資經營的煙酒、腐乳……

      近期,湖南省各級紀檢監察機關陸續披露了一些為親友牟利典型案例,從推銷打印業務、推銷煙酒腐乳,到為親屬“定制”獎勵,利用職務便利為親友牟利的形式多種多樣。

      從今年2月開始,湖南省開始向為親友牟利腐敗“亮劍”。由湖南省紀委監委牽頭,在全省開展領導干部利用職權或影響力為親友牟利專項整治。專項整治堅持分級負責原則,重點對象為各級“一把手”和領導班子成員,并將黨的十八大以來退休、離職干部納入在內,做到整治對象全覆蓋。

      從推銷腐乳到“定制”獎勵

      7月29日,岳陽市紀委監委通報了近年來查處的5起領導干部利用職權或影響力為親友牟利典型案例,其中平江縣科學技術協會原副主席、黨組成員余志輝,利用職務便利違規為子女經營活動牟取利益一事引發廣泛關注。

      通報指出,2018年至2021年,余志輝在平江縣農村人居環境整治指揮部督導辦工作期間,利用職務便利向相關鄉鎮打招呼,要求對其子余某某經營的文印店生意予以關照。全縣24個鄉鎮均按其要求在該文印店制作人居環境宣傳冊、公示牌等資料,共計花費174萬余元。而他交換的籌碼便是為各鄉鎮提供環境督查的暗訪時間、人員等信息。

      同時被通報的臨湘市委原常委、市政府原常務副市長李峰,他則做起了“推銷腐乳”的生意。通報透露,2011年至2022年,李峰擔任湘陰縣政府副縣長、臨湘市常務副市長等職務期間,利用職務便利為其同學、朋友在工程項目承攬、結算、資金撥付等方面提供幫助,并收受巨額賄賂。2011年至2021年,李峰違規投資經營煙酒、腐乳等方面的生意,利用職權或影響力幫助推銷,從中獲利45.3萬元。

      而邵陽市新寧縣崀山風景名勝區管理局原局長黃錫,則把牟利之手伸向了工程項目。今年9月,湖南通報6起領導干部利用職權或影響力為親友牟利的典型案例中,黃錫利用職權或影響力為其弟弟、妻兄及妻弟在項目承攬、工程款撥付方面提供幫助的問題被通報。

      通報稱,2007年以來,黃錫在擔任新寧縣人大常委會副主任、新寧縣人民政府副縣長、崀山風景名勝區管理局局長等職務期間,利用職權違規安排其弟弟黃某參與崀山商貿城步行街項目開發,并幫助其妻兄和妻弟承包該項目相關土建工程;通過提前告知工程項目發包信息、評標方式及向有關公職人員打招呼等方式,為黃某等人在項目發包、工程款支付、工程量增加等方面提供幫助,并收受上述人等所送現金共計127萬元。

      而有的官員則利用職務之便,為親友“定制”國家補償獎勵。今年9月,湖南通報6起領導干部利用職權或影響力為親友牟利的典型案例中,攸縣畜牧水產局原黨組書記、局長符勁松利用職權,為其女婿入股的養殖場“定制”國家獎補資金等問題被通報。

      據悉,2017年至2020年,符勁松利用擔任攸縣畜牧水產局黨組書記、局長的職務便利,為朋友李某某在獲取國家涉農獎補資金、承攬采購項目等方面提供幫助,李某某共計獲利53萬元。2020年,符勁松利用負責編制生豬調出大縣獎勵資金使用方案的職務便利,為其女婿入股的種豬養殖場量身定制了一項良種引進補貼,并指導其女婿“按圖施工”,2021年,該養殖場成功申請到40萬元的補貼。

      為親友牟利隱蔽性強取證難

      《法治周末》記者注意到,在這些通報的典型案例中,官員利用職務便利幫助的對象從妻兒、女婿到兄弟、外甥等形形色色,采取的手段從打招呼、站臺到操縱招投標、量身定制補貼等花樣百出,牟利的領域從業務承攬、項目發包到工程結算、獎補資金等包羅萬象。

      有紀檢監察人員坦言,利用職務便利為親友牟利,是一種新型腐敗,查處起來有一定的難度。

      “領導干部利用職權或影響力為親友牟利隱蔽性強,存在發現難、取證難、定性難等特點,但在監督檢查和審查調查中留意重點人的異常行為,還是會發現蛛絲馬跡?!眾涞资屑o委監委有關負責人曾向媒體披露婁底市婁星區委原常委、區委辦原主任禹麗君查處的過程。

      婁底市紀檢監察部門在查處禹麗君伙同家人非法收受他人財物問題時,辦案人員發現,2010年至2013年間,禹麗君丈夫羅某的個人賬戶與某房地產公司法人代表之子的賬戶資金往來頻繁,收支順差高達200余萬元。辦案人員以此為突破口,逐步揭開了禹麗君夫婦利用職權為該房地產公司承攬相關建設工程并收受好處費的問題。

      今年8月,媒體還披露了郴州市政府原副秘書長、市政府辦公室原黨組成員蔣利民查處過程。據悉,蔣利民在介入永興縣等地工程項目過程中,由老板站在前臺,妻子家幾姊妹齊上陣,分工協作、相互包庇,形成“一人當官,全家受益”的腐敗利益鏈。其以“少投資、多分紅”的方式掩蓋犯罪行為,手法隱蔽、定性復雜、查處困難。專案組研究決定,不在外圍的迷陣里打轉,而是反過來從源頭入手,從“權”開始查起,梳理蔣利民任職期間的重大工程等事項;再根據項目信息進行深入摸排,精準鎖定在前臺幫蔣利民代言的人,其遠房表親史某浮出水面;以史某為中心進行分析,重點關注項目是怎么實際操作的、涉事者是通過什么方式獲利的,由此來確定相關問題的性質。

      重點整治影響政治生態頑疾

      親友之間存在著非法交易,不僅使社會的公正性受到損害,還會影響到社會的整體利益。

      今年2月,湖南省委決定由省紀委監委牽頭,在全省開展領導干部利用職權或影響力為親友牟利專項整治。湖南省紀委監委有關負責人向媒體表示,近年來,省委出臺禁止“打牌子”“提籃子”等規定,部署開展相應專項整治,取得階段性成效。但從近年來該省查處的案件看,領導干部利用職權或影響力為親友牟利問題仍禁而未絕。

      據悉,此次專項整治分動員部署、自查自糾、集中整治、整章建制4個階段。動員部署階段,明確要求深挖徹查領導干部本人及其親屬、特定關系人“打牌子”“提籃子”和違規經商辦企業等行為。整治內容方面,重點整治影響湖南政治生態的兩大頑疾。一是違規經商辦企業問題。具體包括:領導干部配偶、子女及其配偶違反禁業規定經商辦企業;領導干部不如實、不及時報告配偶、子女及其配偶經商辦企業情況;領導干部利用職權或者職務上的影響,為本人或者其他領導干部的配偶、子女及其配偶經商辦企業提供便利和謀取利益;領導干部本人違規經商辦企業或者兼職取酬。

      《法治周末》記者看到,在此次整治行動的方案中,對“打牌子”“提籃子”涵蓋的情形進行了細化。即具體包括:領導干部親屬和其他特定關系人利用領導干部職權或者職務上的影響,利用父輩或者領導干部親屬的影響力,在公共資源交易、房地產開發、行政審批、國有資產經營管理、金融業務開展等事項中“打牌子”“提籃子”牟利;領導干部之間利用職權或者職務上的影響相互為對方親屬和其他特定關系人牟利提供便利、幫助;領導干部親屬和其他特定關系人之間利用領導干部影響力相互請托牟利。此外,還設置了兜底條款,對其他利用領導干部影響力謀私貪腐問題一網打盡。

      據悉,在整治行動中,湖南省共組織39萬余名黨員干部開展自查自糾,266人在自查自糾階段主動報告相關問題,其中廳級干部26人,處級干部127人;截至今年7月底,全省共查辦相關案件800件,已辦結373件,給予黨紀政務處分296人,移送檢察機關審查起訴86人,追繳違紀違法資金2.98億元。 

      為親友非法牟利罪與非罪界限

      為親友牟利形式不斷發生變化,那么,怎樣區別定性為親友非法牟利行為?

      有法律界人士表示,對于為親友非法牟利行為要厘清該犯罪行為和一般違紀行為的界限。

      據《法治周末》記者了解,為親友非法牟利情節嚴重,會受到刑法處罰。刑法第一百六十六條規定,為親友非法牟利罪是指國有公司、企業、事業單位的工作人員,利用職務上的便利,非法為親友牟利,致使國家利益遭受重大損失的行為。

      為親友非法牟利何種情況才會入刑?重慶市紀委監委案件審理室副處長張濤曾向媒體談了他的觀點。

      “認定行為人是否構成為親友非法牟利罪,重點要從行為人實施的背信經營行為是否利用了職務便利、國家利益遭受的損失是否達到重大以上程度兩個方面把握?!睆垵f。

      張濤介紹,所謂利用職務便利,在這里主要是指行為人利用在國有單位經辦、管理、負責生產、經營等活動的便利條件,既可以是利用自己的職務直接去為自己的親友經營提供便利,也可以是利用自己的職權、地位去制約、授意、左右他人為自己的親友經營提供便利等。如果行為人沒有利用職務便利,即使對其親友所進行的經營活動提供了幫助,也不能以本罪論處。比如,這項業務本來不屬于行為人所在單位的業務,而是其利用工作便利獲知并介紹自己親友進行經營的不構成本罪,若行為人干預和插手市場經濟活動違反工作紀律的可給予黨紀政務處分。

      “行為人實施背信經營行為致使國家利益遭受的損失是否達到重大以上程度,也是劃分本罪與非罪的重要標準。行為人雖然利用職務上的便利實施了為自己的親友非法牟利的行為,但如果沒有給國家利益造成實際損失或者雖有實際損失但沒有達到重大以上程度,就不能以本罪論處?!睆垵f。

      責編:戴蕾蕾

      聯系我們 | 誠聘英才 | 廣告征訂 | 本站公告 | 法律聲明 | 報紙訂閱

      版權所有 Copyrights ? 2014-2023 www.noweden.net.cn ALL RIGHTS Reserved 《法治周末》

      京ICP備10019071號-1 京報出證字第0143號

      京公網安備 11010502038778號

      国产天堂亚洲国产碰碰,翁公和在厨房猛烈进出,国产gaysexchain男同men高清,九九真实偷窥短视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