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body id="5wgyu"></tbody>
    1. <em id="5wgyu"><acronym id="5wgyu"></acronym></em>

      1. 中央政法委機關報法治日報社主辦

        您所在的位置:首頁  > 名家說法

        《第二十條》的悲歡與啟示

        2024-02-29 13:30:11 來源:法治日報·法治周末

        《百家法治講壇》主編 賀斌

        春節以來,電影《第二十條》引發的討論依然熱辣滾燙。該片是張藝謀繼執導《秋菊打官司》32年后的又一部涉法寫實類作品?!肚锞沾蚬偎尽芬l了當年農村普法的熱潮,而《第二十條》則推動了社會對“公平正義”和“正當防衛”的再思考。

        本期《百家法治講壇》與復旦大學法學院教授、博士生導師馬忠法一起就電影《第二十條》所呈現的悲歡故事與法治啟示進行探討。

        百家法治講壇:關于電影《第二十條》,您認為和其他同題材的影視作品相比,最大的不同是什么?

        馬忠法:本片不同于近些年反映檢察官這一職業的其他影視作品,3個案件都是普通百姓日常生活中容易見的案件,接地氣,離百姓生活更近,用普通民眾能夠理解和接受的視角演繹法治的真諦。這樣的案件更容易走入民眾心中,從更為微觀的層面體現出檢察官的價值和意義,讓民眾了解這一部分法律人的工作和他們的所想所思。

        該片主調是昂揚、積極向上的,會推動人民大眾利用法律來維護自己正當權益意識的提升,對弘揚社會正義有著積極作用。

        百家法治講壇:《第二十條》中,對您印象最深刻的臺詞是什么?

        馬忠法:“法律沒錯,那誰有錯?”這句臺詞給我的印象超過了其他。

        電影中,檢察官韓明的未成年兒子韓雨辰向韓明喊出這句話時,從事二十多年法律工作的韓明陷入了沉思,因為它直指電影所涉三個案件的要害:

        對于韓雨辰而言:“我只是為了制止一起校園內的惡性霸凌事件,只是不忍心被霸凌者受到欺負,見義勇為,對施暴者在無法控制的情景下造成傷害,也要承擔法律責任?”

        對于王永強而言:“我只是為了保護我的妻兒,我只是不想我的性命受到威脅,我在無奈的情況下,為了保命,在亂斗的你死我活中,造成了對惡霸的傷害(死亡不是我追求的結果),也要承擔那么嚴重的法律后果?”

        對于張貴生而言:“我只是想幫助那個女生,做好人好事,受到毆打;被打后,我只是奮起還擊,在迫不得已中打傷了流氓的頭,為此坐了3年牢,我有什么錯?”

        的確,根據冰冷、字面意義上的法律條文,追究他們的法律責任似乎都沒有錯!那到底誰有錯?影片沒有直接給出答案,但通過細細品味整個片子,這個問題值得每一個人思考。尤其是執法者,他們是否能準確地理解法律背后所追求的公平正義的原則和法治精神?

        百家法治講壇:刑法“第二十條”之所以被稱為“沉睡條款”,您認為原因是什么?

        馬忠法:立法語言有不足。刑法第二十條的全文是:為了使國家、公共利益、本人或者他人的人身、財產和其他權利免受正在進行的不法侵害,而采取的制止不法侵害的行為,對不法侵害人造成損害的,屬于正當防衛,不負刑事責任。正當防衛明顯超過必要限度造成重大損害的,應當負刑事責任,但是應當減輕或者免除處罰。對正在進行行兇、殺人、搶劫、強奸、綁架以及其他嚴重危及人身安全的暴力犯罪,采取防衛行為,造成不法侵害人傷亡的,不屬于防衛過當,不負刑事責任。

        關于“正當防衛”的這一規定中,至少有8個詞需要合理、適當的解釋,如“國家、公共利益”“其他權利”“正在進行”“不法侵害”“明顯超過”“必要限度”“重大損害”“其他嚴重危及人身安全的暴力犯罪”等。一個法條中有如此多不夠確定、需要解釋的詞語,這給司法者、執法者帶來多大的空間?

        這里以“正在進行”“明顯超過”“必要限度”“重大損害”4個關鍵詞來分析。

        如何理解“正在進行”?電影中的王永強和張貴生情形相似,按照字面意思,王永強持剪刀刺傷劉文經時,劉文經手中并沒有刀,只是準備去拿刀,結果在憤怒的王永強的刺傷中失去抵抗力。劉文經只是威脅他“用刀砍死你”,但手中無刀,這能算“正在進行的不法侵害”嗎?韓明最終用王永強和郝秀萍一家在長達半年多的被施害中造成的心理恐懼和不安全感,結合當時的場景推定適用“不法侵害正在進行中”。

        在日常處理具體案件中,做出這樣的解釋是需要勇氣的。王永強是幸運的,他最終被認定屬于正當防衛,無罪釋放。

        在2018年8月27日昆山發生“于海明反殺案”之前,曾有過許多關于正當防衛案件中“正在進行”的爭議;該案發生后,有網友編了一個精彩的段子說:“當你準備砍我時,我不能反擊,因為傷害還沒開始;當你的刀砍進我的肉里時,我也不能反擊,因為傷害已經結束……”可以說,這是對機械按照字面意思進行執法的最恰當的描述。

        “明顯超過”中的“明顯”怎么界定?有無具體的標準或參考指標?在激烈的打斗中,誰還能像平時那樣進行冷靜、精準地分析?而事后通過施暴者受到傷害與被迫進行防衛的人所處的情形,也許容易分析出超過了那個“必要限度”,但打斗的瞬間被迫防衛者如何知道那個“必要限度”?“必要限度”中的“必要”如何界定?誰來界定?還有就是那個“重大損害”中的“重大”,如何才算“重大”?

        這些修飾語很大程度上都依賴于執法者、司法者在實施法律時要結合具體案件加以考量,而不能僅看表面的文字。

        前文提及的“于海明反殺案”就涉及對正當防衛中的“正在進行”“明顯超過”和“必要限度”的解釋問題,好在當地警方基于彼情彼景,在合理分析后,基于準確的解釋正確地適用了該條款,認為于海明屬于正當防衛。該案對正當防衛作出的正確解讀,是我國適用正當防衛條款方面具有里程碑意義的案件。

        百家法治講壇:您如何理解電影中“我們究竟要把怎樣的一個世界交到他們(下一代)手里”這句話的寓意? 

        馬忠法:《第二十條》中3個案件共涉及3個孩子,而且他們都是受害者,都是相關法條的親歷者,也都認為自己或自己的爸爸是好人。

        今天法治的狀況可能就是未來的影子,當下中國法治建設雖然要付出一些代價,但付出代價也要去做,否則對不起我們的下一代。因此,我們內心的正義和良知絕不能被磨滅,要把一個“法律是讓壞人的犯罪成本更高,而不是讓好人出手的代價更大”及“弱勢群體利益能夠得到更大保護”的社會交給下一代,讓他們對法律、對善意充滿信任和希望。法律不是只解決一時,而是長期與公平正義同在。

        責編:戴蕾蕾

        聯系我們 | 誠聘英才 | 廣告征訂 | 本站公告 | 法律聲明 | 報紙訂閱

        版權所有 Copyrights ? 2014-2024 www.noweden.net.cn ALL RIGHTS Reserved 《法治周末》

        京ICP備10019071號-1 京報出證字第0143號

        京公網安備 11010502038778號

        国产天堂亚洲国产碰碰,翁公和在厨房猛烈进出,国产gaysexchain男同men高清,九九真实偷窥短视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