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body id="5wgyu"></tbody>
    1. <em id="5wgyu"><acronym id="5wgyu"></acronym></em>

      1. 中央政法委機關報法治日報社主辦

        您所在的位置:首頁  > 熱點財經

        “陪拍”市場的“熱”與“憂”

        2024-04-25 10:37:09 來源:法治日報·法治周末

        視覺中國供圖

        “陪拍師”在未經她同意的情況下,就將她的照片隨意發布在網上,她認為這種行為侵犯了她的肖像權。據了解,這種未經允許就擅自發布客戶照片的情況并不罕見

        《法治周末》見習記者 呂靜

        《法治周末》記者 鄭超

        最美人間四月天,京城無處不飛花。國家植物園里的郁金香、玉淵潭里的櫻花、望京的海棠花溪、京城梨園的油菜花……吸引了眾多的市民紛紛前往打卡。

        讓人意想不到的是,“陪拍師”這種新興職業也與賞花熱潮一同“熱”了起來。這些“陪拍師”專注于提供陪伴式的拍照服務。在各大社交平臺上,他們以親民的價格和出色的拍攝效率,贏得了眾多年輕人的喜愛與追捧。

        近年來,以“陪拍”和“陪診”為代表的陪伴經濟逐漸興起?!芭闩摹?,顧名思義,主要是陪伴+拍攝,這種服務不僅滿足了人們在旅行中渴望有人陪伴的訴求,也為渴望拍攝出精美照片的人解決了一個難題。

        《法治周末》記者在各大社交平臺了解到,近期不少“陪拍師”的訂單量激增,甚至出現了“爆單”的情況,可見其受歡迎程度之高。

        然而,在具體實踐中,因拍攝技術不達標、失約行為以及付款糾紛等問題,導致眾多矛盾的產生,給服務雙方帶來了不小的困擾。更令人擔憂的是,部分“陪拍師”為了吸引客源,竟然擅自將消費者的照片公開在網絡,這種行為嚴重侵犯了消費者的隱私權,也引發了諸多爭議和不滿。

        月入過萬元

        “晚櫻、草坪、湖水……很想在今年春天拍攝一組美美的照片發朋友圈,但需要找個旅游搭子+拍照搭子,而‘陪拍’正對自己胃口?!币晃慌闩目蛻舾嬖V《法治周末》記者自己選擇陪拍的原因。

        “陪拍師”三金(化名)告訴《法治周末》記者,“陪拍”行業的入門門檻相對較低,無需擁有單反相機或微單這樣的專業攝影設備,也無需具備任何從業經驗,只要稍微懂些拍照審美,具備相應的拍攝能力,有自信即可?!笆謾C也能拍出不輸專業設備的照片?!?/p>

        “其實‘陪拍’市場也分淡旺季,一般來說,春天陪拍主要以花為主,夏季和秋季以戶外、野餐的拍攝為主,需求量則相對會少一些?!比鹫f。

        在三金剛開始涉足“陪拍”行業時,并未經過深思熟慮:“當時就是看到網上這行很火爆,加上大學期間想賺點零用錢,所以就想嘗試一下?!比欢?,短短幾個月的時間,她的初衷從“賺點零用錢”逐漸變成了月入過萬元。

        《法治周末》記者看到,北京的“陪拍師”們在社交平臺上展示發布的“陪拍”價格為:室外拍攝70元至100元每小時,室內拍攝50元至80元每小時;再根據設備的不同進行加價,如果純手機拍攝則最便宜,相機與手機切換拍攝相應加幾十元至上百元不等。此外,還需要承擔陪拍師的路費與景區門票費。拍攝完成后,其中的幾張照片“陪拍師”會免費修圖,后期加修每張5元至10元。值得注意的是,無論消費者選擇哪種設備,若是想與“陪拍師”達成交易,大多是兩小時起拍。

        三金表示,日均收入600元至800元不成問題,如果運氣好一天最多的收入超過千元。

        《法治周末》記者作為消費者與“陪拍師”約好具體的拍攝時間、地點,支付定金80元,最后以每小時159元的價格達成交易,加上路費與景區門票費,一次陪拍算下來一共花費430元。

        機會與隱患

        目前,“陪拍”行業主要以個人經營為主,一般來說個人在各大社交平臺上發布帖子,顧客通過主動聯系與其達成合作意向。由于陪拍師的技術水平和服務質量參差不齊,顧客的體驗也千差萬別,這一新興行業在活躍經濟的同時,也藏著不少痛點和隱患。

        一位網友也分享了自己的陪拍體驗時,她表示:“當我獨自旅行時,‘陪拍師’不僅為我講述了城市的故事,還幫我拍攝出了人生中的美好瞬間,一個人的旅行也能如此充滿快樂與收獲?!?/p>

        也有消費者吐槽:“找了兩個人拍兩個小時,一點都不專業,體驗很差,沒拍出來想要的效果,目前感覺‘陪拍’還不是個成熟的產業?!?/p>

        有消費者認為自己拍了300張照片全是廢片,全刪了,甚至比朋友拍的還離譜。還有消費者認為體驗“陪拍”服務全靠運氣,“陪拍師”的素質水平以及服務態度對于顧客的體驗感受很重要。

        在三金看來,對“陪拍”感興趣的受眾大多是年輕人,以女性為主,其次是親子家庭。

        三金原本并不玩社交平臺,在“想賺點零花錢”的激勵下決定嘗試一番,于是她新注冊了一個賬號,出乎意料的是,她剛發完帖子,立刻有客人與她取得了聯系并下單。工作了一段時間后,她感覺到持續接單還得靠作品說話,如果拍片效果不好,回頭客很難有。

        對此,北京市康達律師事務所律師欒燕認為,“陪拍”活動作為一種新興服務,在滿足人們對于個性化攝影和陪伴需求的同時,確實存在一定的風險,主要包括:安全隱患,“陪拍”活動通常涉及陌生人之間的互動,可能存在人身安全風險,尤其是在私密或隱蔽的地點進行拍攝時;侵犯肖像權,有攝影師未經客戶同意就將照片發布到網上,侵犯了客戶的肖像權;服務水平不一,陪拍師的專業水平和服務質量參差不齊,有時難以滿足客戶的期望,可能導致消費者體驗不佳;經濟糾紛,由于缺乏規范的合同和明確的服務標準,消費者和攝影師之間可能會因服務費用、拍攝效果等問題產生糾紛。

        增強風險意識

        “00”后的小賈(化名)在陪拍過程中也遭遇過不少令人失望的經歷。有一次,她找的“陪拍師”所拍攝的作品缺乏審美,甚至還不如她自己拍攝的效果。小賈還向記者透露,這個“陪拍師”在未經她同意的情況下,就將她的照片隨意發布在網上,她認為這種行為侵犯了她的肖像權。據了解,這種未經允許就擅自發布客戶照片的情況并不罕見。

        “陪拍師”同樣也有失望的遭遇,三金表示,今年年初剛入行,曾遇到一個表面友善卻故意逃單的騙子,“在發送照片后,她不僅未支付費用,還直接將我拉黑,連社交平臺賬號也注銷了”。

        “‘陪拍’服務給大家帶來便利的同時,也存在著一些風險。鑒于該行業各項流程尚不完善,建議相關主體增強風險意識,以免遭受損失?!北本┦芯熉蓭熓聞账蓭熋喜┱f。

        欒燕表示,如果雙方在“陪拍”服務過程中遇到問題,可以考慮以下維權途徑:首先嘗試協商解決問題,包括重新拍攝、退還費用或賠償損失等;其次保存好雙方所有溝通的記錄,如微信、社交平臺的聊天記錄,這些都可以作為口頭合同存在的證據;如果“陪拍師”是通過某個平臺接受的任務,可以向該平臺投訴,要求平臺介入處理;如果協商和平臺投訴都無法解決問題,消費者可以向有關部門投訴或向法院提起訴訟,要求對方承擔違約責任。

        欒燕建議,社交平臺應加強對陪拍服務提供者的身份和專業能力審核,確保信息的真實性;“陪拍”雙方簽訂書面或電子合同,明確服務內容、費用、拍攝地點、時間、違約責任等,以便發生糾紛時有據可依;“陪拍”雙方應選擇公共場所進行拍攝,避免夜間或隱蔽地點的拍攝活動,確保人身安全;加強肖像權等法律知識的普及,確保攝影師和客戶了解相關法律規定,避免侵權行為。

        責編:韋文潔

        聯系我們 | 誠聘英才 | 廣告征訂 | 本站公告 | 法律聲明 | 報紙訂閱

        版權所有 Copyrights ? 2014-2024 www.noweden.net.cn ALL RIGHTS Reserved 《法治周末》

        京ICP備10019071號-1 京報出證字第0143號

        京公網安備 11010502038778號

        国产天堂亚洲国产碰碰,翁公和在厨房猛烈进出,国产gaysexchain男同men高清,九九真实偷窥短视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