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body id="5wgyu"></tbody>
    1. <em id="5wgyu"><acronym id="5wgyu"></acronym></em>

      1. 中央政法委機關報法治日報社主辦

        您所在的位置:首頁  > 熱點財經

        違法廣告可否構成欺詐

        2024-04-25 10:52:07 來源:法治日報·法治周末


        王紹喜

        天津大學法學院副教授、中國廣告協會法律與道德工作委員會常務委員

        職業打假人濫用權利進行舉報或起訴,廣告主或商家不勝其擾。盡管在本案中法院沒有提及原告的職業打假人身份,但筆者查詢相關文書發現宇文義就類似事情提起多起訴訟。筆者認為,法院明智地通過一般消費者的信賴因素作出不利于原告的判決,不僅考慮了五虹公司提出的消費者不會單純依據廣告來購買該款商品的抗辯,在另一方面也是對于職業打假的否定或限制

        □ 王紹喜

        2015年修改的廣告法完善了廣告的各項法律制度,包括虛假廣告和違法廣告制度。廣告法第二十八條規定了構成虛假廣告的五種情形,第五十六條規定了廣告主、廣告經營者、廣告發布者和廣告代言人(即廣告經營主體)的民事責任。一般而言,虛假廣告指的是以虛假或引人誤導的內容欺詐、誤導消費者的廣告。違法廣告指廣告內容違反廣告法禁止性規定的廣告。在虛假廣告的情形下,顯然可以構成民事欺詐。值得探討的問題是,違法廣告是否可以構成民事欺詐?

        宇文義訴上海五虹通訊科技有限公司案提供了一個分析的視角。該案的基本事實是:一審原告宇文義是河北石家莊人。2016年7月25日,宇文義在被告上海五虹通訊科技有限公司(“五虹公司”)于天貓網絡購物商城開設的“HP/惠普五虹專賣店”購買了“HP/惠普15gAD1101TX筆記本電腦15寸第六代15處理器2G獨顯FHD”兩臺。在交易時,宇文義通過郭某的支付寶賬戶支付了該筆訂單的貨款,訂單上的收貨人是宇文義,并備注了發票的抬頭寫宇文義。在宇文義購買該商品時,商品的詳情首先列明了具體的參數,包括處理器、操作系統、內存、硬盤、顯示器、尺寸、凈重等信息。其次,該商品詳細對商品的外觀進行了展示,標注有“輕薄易用、最佳選擇”和“商務洽談、最佳伴侶”等文字,前者字體較大,后者字體較小。宇文義認為,五虹公司在對商品進行宣傳的過程中使用了“最佳”用語,存在欺詐行為,故提起民事訴訟,要求五虹公司退貨,并按照消費者權益保護法第四十五條、第五十五的規定賠償三倍購物價款的賠償金。

        在一審判決中,原告宇文義和被告五虹公司的爭議問題有兩個:一是宇文義和五虹公司之間是否形成合同關系;一是五虹公司是否對宇文義構成欺詐。針對第一個問題,爭議在于付款人為郭某是否影響宇文義和五虹公司之間合同關系的成立。一審法院認為,由于訂單是以宇文義的名義購買的,盡管實際付款人不是宇文義,訂單寫明了收貨人為宇文義,且訂單也備注了發票抬頭為宇文義個人,宇文義和五虹公司成立事實上的網絡購買合同關系,該合同關系是當事人的真實意思表示,未違反法律、行政法規的強制性規定,應當合法有效。一審法院對五虹公司以實際付款人為郭某故其與宇文義之間不存在合同關系的抗辯不予以采納。

        針對第二個問題,爭議的焦點是五虹公司在廣告宣傳中使用的“最佳”用語是否存在欺詐。宇文義的一個理由是五虹使用“最佳”用語違反了廣告法第九條的規定,另一個理由是五虹公司違反了《最高人民關于貫徹執行〈中華人民共和國民法通則〉若干問題的意見(試行)》第六十八條關于欺詐的規定。五虹公司辯稱,盡管其在廣告宣傳中使用了“最佳”用語,但其行為不存在欺詐。一審法院認定,被告首先以一定的篇幅描述了商品的參數如處理器、操作系統、顯示器等信息,雖然其在后文的宣傳中兩次使用“最佳”用語不符合廣告法第九條的規定,但其已對涉案商品的參數做了詳盡的說明,消費者在購買此類價值較高的筆記本電腦時,“理應從電腦本身的參數進行比對選擇是否購買,五虹公司對‘最佳’的兩次使用不足以對消費者是否購買涉案商品造成誤導?!倍?,宇文義也沒有舉證證明五虹公司存在其他故意告知虛假情形或隱瞞真實情況的行為,故不支持宇文義提出的理由。

        一審判決后,宇文義不服提起上訴,請求撤銷一審判決,一、二審的訴訟費由五虹公司承擔。宇文義的上訴理由是:一審法院認定事實錯誤,存在主觀臆斷,五虹公司確實存在違反廣告法使用“最佳”用語的違法行為,足以對消費者構成誤導。宇文義稱,盡管五虹公司的網頁標明了具體的參數,但他不是專業人士,對電腦參數一竅不通,他是看到五虹公司的廣告宣傳后才決定的購買該產品?;诖?,宇文義認為,五虹公司構成了欺詐消費者。

        五虹公司提出了三個抗辯理由:一是五虹公司沒有進行虛假宣傳,相關的廣告用語均是主觀的感受,不是對產品本身的描述;二是涉案產品的價格和品質是相對比較優質的;三是網頁有具體的參數,宇文義不會單純根據廣告用語來購買該款產品。據此,五虹公司認為其廣告宣傳不構成欺詐。

        在二審期間,宇文義提供了涉案電腦基本信息和內容儲存量信息的復印件,證明五虹公司在廣告中宣稱機械硬盤的容量為500GB,但實際容量為466GB,主張該行為構成欺詐。五虹公司認為,消費者在購買商品時可以看到電腦容量,總容量之所以不同,是因為廠家的電腦容量計算和電腦系統存在差異,但這不會對買家的購買造成影響。二審法院認為,五虹公司的廣告宣傳違反了廣告法的規定,但在產品的宣傳頁面,五虹公司對商品的具體參數做了詳細描述,便于消費者通過對比作出購買選擇。二審法院最終認定,僅憑“最佳”用語,不足以對消費者購買商品造成誤導,也不符合民事欺詐的構成要件,故二審法院判決駁回上訴,維持原判。

        在本案中,雙方當事人對于廣告宣稱的事實沒有爭議:五虹公司在網頁宣傳頁中兩次使用“最佳”用語,一是“輕薄易用、最佳選擇”,一是“商務洽談、最佳伴侶”。爭議之一,這些用語是否違反了廣告法第九條的規定。在這一問題上,應當認為,盡管五虹公司主張該廣告用語描述的是主觀的感受,不是對產品本身的描述,但從普通消費者的角度來看,無論是對輕薄易用的功能描述還是商務洽談的產品定位,很顯然該廣告用語修飾的是產品,是對商品的推銷。因此,一審法院認定“最佳”用語違反廣告法第九條的規定是正確的。

        另一個爭議是五虹公司的違法廣告構成民事欺詐。法院認定不構成欺詐,為什么?一審法院認為,五虹公司兩次使用“最佳”用語不足以誤導消費者,該法院是基于消費者在選購電腦商品時所考慮因素來作出這一判斷的,即一般消費者基于電腦的參數去購買商品,而不是因為商家使用了“最佳”的用語。換言之,消費者是依賴電腦的基本參數而不是依賴廣告作出購買決策。二審法院支持一審法院的認定,在二審法院看來,即使宣稱的電腦容量存在一些差異,這一差異不足以認定商家構成欺詐。

        筆者認為,一、二審法院認定本案的廣告宣稱不構成欺詐的結論是正確的,但需要注意的是,無法從此得出違法廣告不會構成民事欺詐的結論。事實上,在特定情形,違法廣告可以構成民事欺詐。二、二審法院之所以在本案中作出不構成民事欺詐的判決結果,可能與原告的身份有關。在實踐中,職業打假人濫用權利進行舉報或起訴,廣告主或商家不勝其擾。盡管在本案中法院沒有提及原告的職業打假人身份,但筆者查詢相關文書發現宇文義就類似事情提起多起訴訟。筆者認為,法院明智地通過一般消費者的信賴因素作出不利于原告的判決,不僅考慮了五虹公司提出的消費者不會單純依據廣告來購買該款商品的抗辯,在另一方面也是對于職業打假的否定或限制。

        責編:韋文潔

        聯系我們 | 誠聘英才 | 廣告征訂 | 本站公告 | 法律聲明 | 報紙訂閱

        版權所有 Copyrights ? 2014-2024 www.noweden.net.cn ALL RIGHTS Reserved 《法治周末》

        京ICP備10019071號-1 京報出證字第0143號

        京公網安備 11010502038778號

        国产天堂亚洲国产碰碰,翁公和在厨房猛烈进出,国产gaysexchain男同men高清,九九真实偷窥短视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