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th id="wm9pw"></th>
    <th id="wm9pw"></th><em id="wm9pw"><tr id="wm9pw"></tr></em> <th id="wm9pw"><track id="wm9pw"></track></th>

    <em id="wm9pw"></em>
      <progress id="wm9pw"><track id="wm9pw"></track></progress>
    1. 中央政法委機關報法治日報社主辦

      您所在的位置:首頁  > 文學·副刊

      《三大隊》:寫給平凡英雄的頌歌

      2023-12-14 10:27:17 來源:法治日報·法治周末

      李佳

      單看故事,電影《三大隊》不僅沒有太多過人之處,還會讓人聯想起多部電影,如:陳木勝導演的《怒火?重案》、公映于今年國慶檔的《第八個嫌疑人》……然而,《三大隊》的聚焦點是落于“人”的。

      影片透過故事看人生,畢竟相對于深邃莫測的人生路,故事只是“虛像”。每一次轉折,都是選擇的契機;每一次選擇里,都有透著煙火氣的生活,有錯綜復雜的人性,亦有超越單純愛恨的情感。從這個角度上看,《三大隊》是一部獻給所有平凡人的作品。

      過癮的“內心戲”:

      沖突向內,情感隱忍而熱烈

      《三大隊》的基調,平緩、冷靜。而在平靜的表面下,潛藏著激流和漩渦。

      觸動這激流和漩渦的,是人生的真相、命運的無常。以程兵(張譯飾)為隊長的三大隊,在辦理一起惡性案件過程中,導致一名嫌疑人死亡,遂被判入獄,而另一名嫌疑人在逃;出獄后,他們以普通人的身份踏上了追兇之路……

      與典型的犯罪電影中,有著鮮明對立的雙方不同,這部電影里,界限常常是“模糊”的,偶爾甚或反其道而行。比如,善與惡,它們并非涇渭分明,而是相互交織:懲惡揚善的警察,也可能成為施害者;縱使“施害”情有可原,亦是陰差陽錯,但法律——和命運一樣——這把“達摩克利斯之劍”平等地砍向每一個人,所以,縱然內心向善者,也要為行為的惡付出代價。 

      又如,強與弱、高與低,倒懸或許只在轉瞬間。影片之初,毫不掩飾對三大隊的“溢美”之筆,這支優秀的刑偵大隊,在地區業內堪為翹楚,同行的尊重、上級的信任、新人的向往……加諸一身;后來,卻又毫不留情地將其摔進泥土里,令其分崩離析、為世人所遺忘。這樣的落差,就連旁觀者,也難免心生嘆息,更何況是裹挾在其中的人?

      在平靜的敘事下,人物內心沖突由此迸發;這股迸發于命運斷層的洪流,注定勢不可擋,影片的力量感亦由此生成,這正是其高明之處。然而,還不止于此,在強大的“內驅力”下,影片敘事極盡克制。尤其是在情感的處理上,顯現出表面極冷、內在極熱之兩極。

      作為一個警察故事,影片不讓人物直接表達對事業的熱愛,而是讓這“愛”深埋在許許多多的細節里:化為身陷囹圄后的安時處順;化為目光觸到昔日合影時不經意的定格;化為見到昔日隊友后簡單而用力的一抱;化為一首歌,歌名是《少年壯志不言愁》。當已有七分醉的幾個人,在夜深無人的陋巷,面對一桌殘羹冷炙,合唱起這一曲,從調不成調到聲嘶力竭,所有的熱愛和不舍都蘊含其中。那一刻,觀眾意識到:這群在命運里淪落不堪的人,骨子里還是警察。

      最“熱血”的再出發地,在墓園。當面對昔日戰友的墓碑,天地無聲,眾人無言,內心里涌動著各種強烈情感的匯流:對使命的執著,對命運的不甘,對自己和戰友的愧疚……此時無聲勝有聲。這一幕,讓人想起被稱為“現象級神劇”的《沉默的真相》,想起另一群為使命而堅持的人。而昔日的三大隊也正是從這座墓園重新出發、踏上漫漫追兇路。

      一次錯誤,身陷囹圄,一生失途,此中有怨嗎?想來是有的。對此,影片也沒有過分宣泄的表達,而是讓觀眾看到:交談間,匆匆以米飯咽下的淚水;道別時,轉身前那一句“再見,兄弟。幸福!”……而在程兵化身送水工、面對追捕了12年的真兇的那一刻,此情迎來了另一種形式的“爆發”:程兵將水桶砸向對方,而后奮力揮拳痛擊,一下、兩下、三下……拳拳到肉,鏡頭下的每一拳,都無比清晰。那里面,有程兵和隊友們蹉跎的半生,有躺在冰柜里的被害小女孩久等未來的公道。這段演繹是有熱度的,未說一詞,卻讓銀幕前的每個人的心都隨之燃燒。

      優秀的“群像戲”:

      歌頌英雄,也尊重平凡

      電影從片名到海報,都告訴觀眾,這是一部“群像戲”。海報上的6人,是曾經的三大隊;影片里也有這群人的合影,但是另一張照片,那樣地意氣風發。132分鐘的電影,他們走過了半生。

      凡人的半生,注定寫滿風雨;但照片告訴我們,就算是凡人,面孔也可以是清晰的。這部“群像戲”,毫不吝嗇地刻畫每一個人。刑偵技能過硬,做事很軸、重情重義的程兵;精打細算、連煙都要從別人手里蹭的老廖;少言果決、一心想建功立業的小徐;意氣風發、總是一馬當先的老馬;沉穩老練,遇事不愛出風頭的老蔡……每個人物都立體、飽滿。他們是一支隊伍,卻并不彼此混同;他們有深厚的“兄弟情”,但每個人也認真地完成自己的人生。

      多年以后,當他們經歷牢獄之災回歸,連同每一種清晰的個性,也一道歸來,但顯然已有了歲月磨痕,不再那般棱角分明。當幾個人再聚首,磨不去的那些,時而不經意地顯露,每每喚醒已沉寂的豪情;被掩飾的那些,是每個人必須自行舔舐的傷口,被埋藏在更深的憂傷中,每每會意,總不由得悲從中來。出獄后幾個人物的相處,是一段段含著淚的微笑。

      總的來說,這部“群像戲”是書寫英雄的。只是用了“背面打光”手法,沒有讓英雄站在聚光燈下,而是成長在苦難里,它并不刻意歌頌英雄,而是探討其生成的過程。于是乎,所謂“英雄”,沒有多么光鮮的事跡,卻代之以一連串痛苦的選擇。因為是選擇,這個“英雄”是開放式的,沒有確切的答案。

      影片中,不乏令人血脈僨張的片段。墓園出發的那場戲,當程兵說出想繼續追兇的念頭、轉身欲離開時,昔日的隊友們叫住了他,不為阻攔、而為加入,他們一個接一個地說出心底埋藏已久的話語……三大隊“分久必合”。那一刻,松柏蒼翠,天地遼闊;那一刻,銀幕內外的情感是相通的,正有一股熱血在沸騰,叫做“天地英雄氣”——凡人的選擇,讓他們走上了英雄之路。

      然而,英雄之路從不是一帆風順的。于是,影片迎來了最意味深長的一段:分離。追兇路漫長而艱辛,消磨意志,摧殘豪情,更讓豪情遮掩下的瑣碎日漸刺目,“拷打”著每個人,催逼他們重新作出選擇:一邊是崇高卻看不見的信念,一邊是庸常卻摸得著的生活。影片給了這群人“高光時刻”,又很快消散;也給了每個人足夠空間,讓他們來去自由。就這樣,昔日隊友一個個地離開了,帶著不甘的心和充足的理由,三大隊“合久必分”,追兇路只剩程兵一人。

      有趣的是,雖然遺憾,銀幕前的“旁觀者”卻不愿指責任何人,反而會深表理解,甚至追隨程兵由衷地喊一聲“幸福!”這正是影片的可貴之處。它將“信念”攤開、給所有人看,告訴人們有權作選擇;它歌頌英雄,亦尊重凡人。

      這部影片給了英雄一個全新的定義:影片結尾,落在一個十字街頭,那里走過一波波埋頭行路的人,唯有程兵始終站在原地,目視遠方。所謂英雄,不一定站在光里,他只是選定了與蕓蕓眾生不同的路。如此悲壯而溫暖地,《三大隊》將選擇權交給了每一位平凡人。

      責編:尹麗

      聯系我們 | 誠聘英才 | 廣告征訂 | 本站公告 | 法律聲明 | 報紙訂閱

      版權所有 Copyrights ? 2014-2023 www.noweden.net.cn ALL RIGHTS Reserved 《法治周末》

      京ICP備10019071號-1 京報出證字第0143號

      京公網安備 11010502038778號

      国产天堂亚洲国产碰碰,翁公和在厨房猛烈进出,国产gaysexchain男同men高清,九九真实偷窥短视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