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th id="wm9pw"></th>
    <th id="wm9pw"></th><em id="wm9pw"><tr id="wm9pw"></tr></em> <th id="wm9pw"><track id="wm9pw"></track></th>

    <em id="wm9pw"></em>
      <progress id="wm9pw"><track id="wm9pw"></track></progress>
    1. 中央政法委機關報法治日報社主辦

      您所在的位置:首頁  > 文學·副刊

      如何將萬余字紀實文學搬上銀幕

      原著作者深藍講述《三大隊》幕后故事

      2023-12-14 10:31:27 來源:

      原著中,程兵其實是單打獨斗的。影片中他多了4個隊友。深藍覺得,在劇本創作的過程中加入這些元素,既符合常理也符合人性


      《法治周末》記者 鄭超

      “后勁蠻大的”“很真實”。這是原著作者深藍看完電影《三大隊》后脫口而出的第一感受。

      深藍,“寫警察的故事,寫故事的警察”。在社交媒體上,他鄭重向讀者介紹自己:前一線民警、歷任社區、治安、刑偵、禁毒等崗位,曾參與多起大案偵辦。自2016年12月起,他在網易人間工作室發表作品百萬余字。

      電影《三大隊》根據深藍的非虛構文學作品《請轉告局長,三大隊任務完成了》改編,原載于“網易人間工作室”。作品曾在網絡上引起熱烈討論,并激起讀者強烈的影視化呼聲。

      不久前,深藍專程來了一趟北京,為的是在第一時間看電影《三大隊》點映場。影片預售場上映后,他第二次買了票,因為“有些細節還想再看一遍”。

      “三大隊隊長”的現實原型

      采訪中,深藍回憶起當年《請轉告局長,三大隊任務完成了》紀實文學寫作的緣起。

      多年前,深藍遇到過這樣的案子:一名中年男子多次躲在女廁進行偷窺。其態度惡劣,屢教不改。

      男子自稱患有精神類疾病,憑一張陳舊的診斷證明作為“免責金牌”。那天,男子又一次偷窺被人發現,深藍和同事接處警,將其帶回訊問室。

      訊問室內,男子仍言語囂張、不配合也不交代,深藍不禁轉身跟同事吐槽:“心里可真想收拾他一頓?!庇谑?,年長的同事給深藍講了多年前,刑警隊長因故被判入獄,出獄后千里追蹤擒逃犯的真實事件,這位同事也就是原著里的“老張”。

      這位同事與“三大隊程兵隊長”的原型人物同齡,是與他同一批入警的老警察?!俺瘫犻L”的故事深深震撼了深藍。不久后,一次聚餐時,有領導再次提到了當年那位被判入獄的刑警隊長的故事,讓在場的警察唏噓不已。

      就這樣,這個真實故事經別人轉述,在深藍腦子里一點點拼湊起來。

      深藍記得,他們在提到“程兵”隊長時,語氣中有惋惜,有鳴不平,甚至還有一些生氣。他也知道,“同事和領導當時對我們說這件事情,是用這個故事教育我們:要尊重執法程序,千萬不能出執法事故”。

      很長一段時間里,深藍止不住反復想:當警察怎么就把自己送進監獄去了?出獄后,那位昔日的警察又是怎樣把這12年堅持下來的?其間都發生了什么?

      從“故事大綱”到銀幕作品

      2013年9月的一天下午,貴州省某地級市的一所住宅小區內,一名中年送水工毫無緣由地與一位路過水站的業主發生沖突。沒想到,送水工迅速將那位男性業主放倒在地,業主拼命掙扎。

      兩人的廝打很快引起了周邊居民的注意,有人報了警,警察趕到后將送水工和受傷業主一起帶往派出所盤問處置。在派出所里,送水工很快交代了自己“毆打他人”的行為,但隨后,警方對受傷業主的取證卻持續了整整20個小時。

      以上是紀實文學《請轉告局長,三大隊任務完成了》的開頭部分。

      在深藍看來,在將故事影視化的過程中,體量僅有上萬字的《請轉告局長,三大隊任務完成了》只能作為一個故事大綱。

      2019年,編劇張冀找到深藍,溝通劇本改編方向。深藍記得,那次談話持續了四五個小時,“作為資深的大編劇,他來征詢我的意見,體現了對原著、對原型人物的尊重”。

      談話間,深藍發現,張冀對電影劇本有很穩的把控,“他指出哪個地方可以往里加東西,如何讓電影更豐滿,人物更豐富”。這次見面,深藍也把所有素材毫無保留地提供了出來。

      原著中,程兵其實是單打獨斗的。影片中他多了4個隊友。深藍覺得,在劇本創作的過程中加入這些元素,既符合常理也符合人性。而電影中4個隊友從加入到離開,“他們來得不突兀,走得也不突?!?。

      影片體現出的真實感和種種細節讓深藍感嘆,而最后半個小時程兵獨自追兇的過程,他見到兇手王二勇時的表情和動作……這些都令深藍為之動容。

      現實中,深藍與電影里程兵的原型人物有過短暫交流?!八硎局幌脒^平靜的生活,不愿被打擾?!鄙钏{回憶。

      事實上,專注于紀實文學寫作的深藍很少宣傳自己的作品。創作完“三大隊”的故事時也一樣。對這位創作者而言,保護原型人物的隱私是底線?!半娪把葸^一陣,熱議就會過去,但是這個人的生活還得繼續?!彼f。

      “我筆下的故事基本都是真實發生過的,這正是非虛構寫作和小說創作的區別?!鄙钏{說,“人最終要回歸到生活之中,文學、電影只是生活的一個側面?!?/p>

      深藍認為,對真實案件進行文學改編時,“法律條文的合規性、執法程序的合法性、邏輯的合理性”是最為基礎、必須堅持的。

      嚴謹,是深藍寫作的核心原則。他解釋道,“寫非虛構作品,既要講究生活邏輯,符合生活常理,又要符合法律邏輯。有些行為在現實生活中是違法的,在文中也要體現出來”。

      “寫到警務方面,就要符合警察的工作日常和執法程序。比如,正常出警時,必須有兩名在編民警在場。審訊時,也必須有兩個警察在訊問室……這些細節不能出錯?!鄙钏{說。

      采訪中,深藍舉了一個反面例子:“一部影視劇寫道:一個刑警大隊,管那個城市所有的案子。這不太符合常理。按照公安系統編制,刑警大隊屬于基層刑偵部門,隸屬于分局,它怎么也不可能管到全市的所有案件。這種錯誤,寫作者需要在故事中避免?!?/p>

      市場渴求現實主義題材作品

      網易人間工作室總監沈燕妮是推動《三大隊》原著版權轉化為影視的負責人。

      2018年年底,沈燕妮經歷過一場激烈談判。作者深藍9000多字的短篇小說《請轉告局長,三大隊任務完成了》在微博上突然爆火,很多影視公司找到網易人間工作室,尋求購買版權。這個最終以高價成交的版權,就是近期上映的電影《三大隊》的原著。

      影視市場正逐漸凸顯出對于現實主義題材作品的渴求。而在沈燕妮看來,深藍已是位“有很多故事儲備”、可以堅持寫作、保證輸出的核心作者。她認為,如深藍一樣手持一手素材的創作者,也許正將因此成為未來影視行業不可忽視的原生力量。

      沈燕妮表示,目前,現實主義類型小說和影視市場逐漸形成了良性互動循環。非虛構平臺內容所提供的現實主義作品,也為影視提供了更多可能。這正是因為,創作者的創作都是真實記錄,或者源于日常真實的生活。

      紀實類內容正受到影視公司偏愛,沈燕妮說,扎實的IP(知識產權,此處指成名文創作品)文本一定會對編劇的創作有更大的幫助,“好的文學作品應該與影視更密切地對接”。

      不過,站在文學平臺的角度,沈燕妮主張作者在寫作時,仍應“保持單純”,太過提早地考慮作品未來的走向、如何適應影視作品的需求,這樣反而可能“破壞作者本身對于文學作品創作的熱情”。

      責編:尹麗

      聯系我們 | 誠聘英才 | 廣告征訂 | 本站公告 | 法律聲明 | 報紙訂閱

      版權所有 Copyrights ? 2014-2023 www.noweden.net.cn ALL RIGHTS Reserved 《法治周末》

      京ICP備10019071號-1 京報出證字第0143號

      京公網安備 11010502038778號

      国产天堂亚洲国产碰碰,翁公和在厨房猛烈进出,国产gaysexchain男同men高清,九九真实偷窥短视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