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th id="wm9pw"></th>
    <th id="wm9pw"></th><em id="wm9pw"><tr id="wm9pw"></tr></em> <th id="wm9pw"><track id="wm9pw"></track></th>

    <em id="wm9pw"></em>
      <progress id="wm9pw"><track id="wm9pw"></track></progress>
    1. 中央政法委機關報法治日報社主辦

      您所在的位置:首頁  > 文學·副刊

      近代中國法學界編書“第一人”

      2023-12-21 11:23:01 來源:法治日報·法治周末

      劉昕杰

      在1931年第1卷的《中國新書月報》上,有一則“出版界消息”。消息里提到廣益書局所售的蔡天錫著《刑法分則》封面有“郭衛校訂”的字樣,郭衛專門發表聲明:“鄙人對于該書內容,確未曾加以校訂,該書刊用余之校訂名義,實未敢掠美?!?/p>

      這是文雅的措辭,斯文地澄清了出版社擅自掛名增加銷量的侵權手法?!肮l校訂”4個字能成為專業法律書籍的賣點,以至于著名的廣益書局都要借助其聲量,可見這位近代最重要的法學編纂者的權威性和知名度。

      編輯大量暢銷法學書籍

      郭衛,字元覺,湖南常寧人,畢業于北洋大學法科,獲哥倫比亞大學法學博士。曾任大理院推事,位及司法部秘書長。1925年,他與徐謙等人共創上海政法大學,任教務長。1931年,受聘擔任上海法學編譯社社長。

      郭衛為法學界所知是其編纂整理的眾多法律書籍,許多書籍至今仍是法學研究的重要文獻。據筆者不完全統計,除報刊之外,由郭衛或郭元覺署名“著”“編”“輯”“?!钡姆蓵?,應該不少于160種,其中絕大多數由上海法學編譯社和會文堂新記書局出版發行。

      戊戌變法以前,西學的出版傳播主要是江南制造局翻譯館、同文館等官方和教會主辦出版機構。1897年以后,國內風氣大開,民間出版機構大量涌現。

      20世紀初期,湯壽潛在上海創辦“會文學社”,后稱“會文堂書局”。會文堂早期以出版新式教材為主。湯壽潛去世后,湯壽銘主持書局,因不善經營將其轉讓給徐寶魯,書局改名“會文堂新記書局”,并設立專門編輯法學書籍的機構“法學編譯社”,聘請郭衛任主編。

      在郭衛任主編的3年里,依靠其編輯的大量暢銷法學書籍,會文堂重新成為一線的出版機構,上海法學編譯社也成為享譽全國的專業法學書籍編輯機構。1934年7月,郭衛去職后,由著名法學家吳經熊接任。

      郭衛所編的大多是暢銷的法學教科書或法律普及讀物,也有一些重要的法律文獻。其中最為知名的,應該是《大理院判決例全書》《大理院解釋例全文》兩部。

      這兩部書稱“部”,真是因為其部頭的確很大,郭衛將北京政府時期大理院的判決例和解釋例進行了全面整理匯編,為國民政府初期的法律適用提供了重要的司法資源。胡漢民、王寵惠等多位法界大佬為其背書,成為當時法界必備巨著,“幾已人手一編”。

      為了滿足不同人群的需求,上海編譯社同時以不同印制的方式售賣,面對不同的讀者人群。如《大理院解釋例全文》就曾以3種價位售賣,以“報紙洋式裝”售價12元,以“瑞典紙皮裝”售價20元,以“道林紙皮裝”售價28元。大部頭的法律專業書籍能做到3個印刷版本以不同售價同時銷售,實屬罕見。

      高頻長久的編讀往來

      除了編書,郭衛還編期刊。郭衛在上海編譯社編輯出版的《法令周刊》是民國時期最重要的法學期刊之一?!斗钪芸穭撧k于1930年9月,由上海法學編譯社出版,除1935年至1937年3年由吳經熊擔任編輯外,一直由郭衛擔任編輯。1937年,因日寇侵華???,1945年10月復刊后,郭衛繼續擔任編輯,直至1948年12月15日出版最后一期,即總第537和538期合訂本后???。

      借助郭衛和上海法學編譯社的名氣,《法令周刊》創辦之后就有很大的反響。讀者寫信給周刊,希望對于法律適用中的疑難問題予以解答,郭衛組織編輯逐一答復,“半年間已答二百余問”。在移交吳經熊編輯之前,《周刊》常設的“法律質疑解答”欄目共登載了1041則讀者來信的法律問答。

      民國時期的很多報刊都有編讀交流的專欄,以法律為主題的問答也不少,如《女子月刊》集中女性法律問題的“法律問答”、《實業界??芳猩虡I問題的“法律問答”等,但像《法令周刊》這樣高密度、長久性的編讀往來,是極少見的,至少在法律刊物中是獨一無二的。

      鑒于《法令周刊》和郭衛的影響力,孫科、居正、錢大鈞等近代法政界大佬都為周刊題寫過刊名。相比同時代的另外幾本法學期刊如《法律評論》《中華法學雜志》《法學季刊》等都有法學院或法學會的雄厚人力支持,《法令周刊》只靠主編個人強大的組織能力維持,郭衛的編輯能力和組織能力可見一斑。

      筆耕不輟的法律學人

      郭衛個人的研究旨趣集中在中華傳統法律,他曾撰寫《中國舊律之檢討——歷代法典之嬗遞及刑制之變遷》《清律名例》《清六律之檢討》等。郭衛尤其執著于傳統刑罰中“流刑”的現代應用,在幾次刑法修改中,郭衛都提出建議,認為這個中國傳統法律特有的制度有自身的合理性。雖然現在的交通較古代社會便利,流刑的懲罰性降低了,但流刑對于墾殖邊遠地區、增強犯人勞動人格仍具有不可比擬的作用。

      郭衛建議盡早在西北設立流人管理局,劃定流人片區,改造監犯、鞏固邊防。正是像郭衛等許多法政學人的呼吁,才有了國民政府在抗戰時期大力推廣的刑罰與墾邊結合的“外役監”。

      不再擔任法學編譯社社長的郭衛一直在江浙地區講學并從事律師事務。1936年4月,郭衛被任命為江都地方法院院長,但幾個月后就主動辭職。對于這位法政界風云人物的辭職,社會上傳聞很多。有人認為是他對司法行政事宜沒有興趣,準備參選國民大會代表,所以辭去法院院長職務。

      但另一說更具戲劇性。據說郭衛原字香初,在原籍常寧縣任團防局長時,處決了湖南省議員楊朝恒、湖南審計院書記易榮甫等人,被害家屬質疑此案既無犯罪告發,也不經審判或呈經核準,處決后也沒有宣布罪狀或呈報備案,認為是草菅人命,因此要求政府查辦。為了躲避常寧縣政府的通緝,郭衛才跑到上海,改字元覺。

      當時交通信息不便,被害家屬無從知悉。郭衛被任命為江都地方法院院長后,被害人易榮甫之子易本參得知此事,立即向相關部門呈請查辦。郭衛為了防止事態擴大,主動辭職,“棄官潛逃”。

      由于民初史料缺失,郭衛這個“黑料”的細節已不可辨,此事也無后續報道。郭衛在回憶自己生平的《五一自述》中,并未避諱自己在常寧縣擔任團防局長的經歷,自江都法院辭職后,郭衛也一直編書、任教、做律師,參與政治活動,并無回避個人歷史的“潛逃”之舉。20世紀40年代,郭衛代表律師界還參加了全國司法會議,于政于學都十分活躍。這個“黑料”對郭衛并無影響,大概率是借勢炒作。

      郭衛擅長編,也擅長寫?!斗钪芸访恳黄诙加兴黄P談文章,從新法律的頒布到社會上的熱點事件,亦或是政治新聞、國外局勢,他都及時點評,有時還會寫些短篇小說。這樣一位筆耕不輟、編書不倦的法律人,為當時法律知識普及、為后世研究史料整理所作出的貢獻,是近代其他法政人物都難以比擬的。郭衛,連同上海法學編譯社、會文堂新記書局,理當成為近代中國法學出版史上值得記住的名字。

      (作者系四川大學法學院教授)

      責編:尹麗

      聯系我們 | 誠聘英才 | 廣告征訂 | 本站公告 | 法律聲明 | 報紙訂閱

      版權所有 Copyrights ? 2014-2023 www.noweden.net.cn ALL RIGHTS Reserved 《法治周末》

      京ICP備10019071號-1 京報出證字第0143號

      京公網安備 11010502038778號

      国产天堂亚洲国产碰碰,翁公和在厨房猛烈进出,国产gaysexchain男同men高清,九九真实偷窥短视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