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th id="wm9pw"></th>
    <th id="wm9pw"></th><em id="wm9pw"><tr id="wm9pw"></tr></em> <th id="wm9pw"><track id="wm9pw"></track></th>

    <em id="wm9pw"></em>
      <progress id="wm9pw"><track id="wm9pw"></track></progress>
    1. 中央政法委機關報法治日報社主辦

      您所在的位置:首頁  > 文學·副刊

      實現技制共治新格局 構建人機命運共同體

      《算法社會:技術、權力和知識》讀后

      2024-01-04 12:56:43 來源:法治日報·法治周末

      視覺中國供圖


      □ 胡元聰

      王延川教授、粟鵬飛博士的譯著《算法社會:技術、權力和知識》主要由荷蘭學者馬克·舒倫伯格和里克·彼得斯編撰,共有16名作者參與了寫作。

      著作從技術、權力和知識三個理論維度解讀公共管理、刑事司法和城市治理三個學術領域。著作分為三個部分共十一章。第一章作者對算法、算法權力進行了介紹,同時分析了算法治理弊端以及超越批判。然后分別從“算法治理”“算法司法”“算法城市”三個部分解析了算法的應用場景及相關問題。著作選題前沿、觀點新穎、論述深刻,能夠帶來啟發,讓人深思。

      ■《算法社會:技術、權力和知識》

      編者:(荷)馬克·舒倫伯格、

      (荷)里克·彼得斯

      譯者:王延川、粟鵬飛

      出版社:商務印書館

      算法權力

      根據作者的觀點,算法不僅是一項將數學原理應用于海量數據的最新技術創新,它還是一種新型權力。在我看來,要么說權力有了技術的加持而變得更加強大,要么說技術成為了增量的新型的權力與原有權力合二為一,從而更加深刻地塑造了數字社會人類的生活。

      我們都知道,構成人工智能體系的三駕馬車是算數、算法和算力。我個人傾向于將大數據稱作“算數”,因為大數據中的數據必須能夠通過軟件算法進行計算,那些沒辦法進行計算的數據不是大數據。因此,大數據并不在于“多”,而在于“有用”。價值含量、挖掘成本比數量更為重要?!八銛怠北却髷祿谋硎龈鼮闇蚀_。

      對于“三算”中的算法,在我看來,這種具有法律制度意義的新型權力來源于技術、呈現為代碼,被作為工具,演化為權力,但追根溯源,其終究由背后的人類而為。而人可能沒有偏見也可能有偏見。因此,算法既具有正外部性,能夠發揮出“法”的正價值與正功能,如增加社會公平、提高社會效率、提高安全性、具備良好的預測能力等。同時,其也具有負外部性,展現出“法”的負價值與負功能,如算法歧視、算法侵權、算法低效、算法牢籠、算法繭房甚至算法武器,等等。

      這導致的結果,按照作者的話來說就是,算法社會既有“贏家”也有“輸家”。因此,如何化危為機,引導其向善而為、可信而做,實現“算法可算”“善用善治”是我們人類共同的期望,作者們也給出了他們的一些答案,可以為我們提供參考借鑒。

      技術篡奪

      根據作者的觀點,算法通過否決現有的法律程序和保障措施來推動司法的技術“污染”。在我看來,算法=算+法,其也是特別的“算”+特別的“法”。問題是:是誰在算?其又如何變成法?隨著“代碼法律化”和“法律代碼化”的正在進行著深刻的演變,其也意味著算法的“入侵”領域之廣,程度之深、影響之大,時時處處都在“馴服”著人類。

      我們日益受到警示:算法工具具有了越來越大的權力,算法工具甚至在不受控制之下會演變為算法武器從而引發算法戰爭。因此,一是技術“剛性化”會導致“技術過度強化”,二是技術“剛性化”會導致“制度過度弱化”。由此會在傳統的“律法”與新興的“算法”之間產生沖突。

      對此,如果出現惡的算法,我們應該用傳統的“律法”起訴新興的“算法”,用公平的算法替代不公平的算法,用高效率的算法替代低效率的算法,用維護人權的算法替代侵犯人權的算法,用維護自由的算法替代侵犯自由的算法,用正義的算法替代不正義的算法,最終實現良的算法。即通過“律法”馴服“算法”,實現價值對齊,讓算法這種新型權力回歸到最樸實的正義軌道上來。

      因此,在作者看來,實現算法決策與法治兼容仍然是一個挑戰。在我看來,“算法”與“律法”也并非冰炭不同器?!八惴ā迸c“律法”必須攜手聯姻,消除齟齬,實現耦合,即實現良好的技制共治是未來治理的新格局。

      人類地位

      作者在第十一章“作為生化電子人中心的智慧城市”部分提問:“對互聯網的屈服、對算法的默許將會產生什么樣的結果?作者將智慧城市作為“特定載體”,認為其會讓城市變得“麻木”和“愚蠢”。在我看來,這是人類對于算法入侵采取了類似于“綏靖”的態度,其不僅對智慧城市而且對人類都產生了巨大影響。

      放眼人類歷史長河,人類為了維持自身的生存以及維護社會可持續發展等目的,作為主體“人”一直在利用客體“物”的方面不斷探索,從舊石器時代到新石器時代的“石器”、青銅器時代的“青銅”……再到今天這個客體“物”已經發展到包括人工智能機器人或人工智能體。

      雖然人類的自身能力非常有限,但是其不斷制造、使用工具,不斷釋放并延伸了人類自身的生理局限并不斷增強了自身獲取所需的能力。如通過延伸人類自己的觸覺、視覺、聽覺、體力、精力、腦力等達到自己的多重目的,這也是主體的人類之于客體的工具的必然要求。

      可以說,人工智能機器人或人工智能體的出現并進行快速迭代正是把荀子所言“君子性非異也,善假于物也”逐漸演繹到極致的充分體現。進入強(或超)人工智能階段,人工智能體可能作為具有獨立意識的“主體”而存在,即從“機器換人”時代走向“機器人換人”時代,其將擺脫服務于人類的工具性“奴隸”模式即“仰視人類”地位,走向處于“平視人類”的地位,即其進入與人類處于平等地位的競爭狀態,甚至處于“俯視人類”地位的支配狀態,最終可能會誘發人工智能“工具性風險”升級為人工智能“主體性風險”。

      因此,未來人類在運用技術改造社會的過程中,從主觀上主動逐漸讓渡客觀方面的“物質維度”,到后來客觀上被動突然讓渡主觀方面的“精神維度”,從而最終讓渡了自身的主體性,失去了人類作為人類自身應用的“靈魂”。這種讓渡的對象由少到多,由局部到整體,由量變到質變,由質變到“變質”。如從讓渡少數器官到多個器官,從讓渡局部器官到整體器官,由此逐漸形成新型的“賽博格”(既非碳基人也非硅基人)。當讓渡的對象從量變轉化為讓渡的對象發生質變時,原有的生物人就可能變為忒休斯人,從而在個體身心“變質”、社會秩序乃至人類命運方面產生深度風險。我們不得不問,人類與機器人能否在同一時間和空間平等共處?

      隨著中共中央、國務院印發《關于構建數據基礎制度更好發揮數據要素作用的意見》的出臺和國家數據局《“數據要素×”三年行動計劃(2024—2026年)》的發布,我們正在為也將要為算法提供越來越多的數據養料。我們不得不深思和警醒,在算法社會,算法的良性對于未來數字社會的重要意義日益凸顯。

      總之,算法在每時每刻地塑造我們的過去,也正在轟轟烈烈地塑造我們的當下,其還將翻天覆地地塑造我們的未來。在我看來,我們需要實現良好的技制共治新格局,構建人機命運共同體。

      (作者系西南政法大學教授、經濟法學和人工智能法學方向博士生導師)

      責編:尹麗

      聯系我們 | 誠聘英才 | 廣告征訂 | 本站公告 | 法律聲明 | 報紙訂閱

      版權所有 Copyrights ? 2014-2023 www.noweden.net.cn ALL RIGHTS Reserved 《法治周末》

      京ICP備10019071號-1 京報出證字第0143號

      京公網安備 11010502038778號

      国产天堂亚洲国产碰碰,翁公和在厨房猛烈进出,国产gaysexchain男同men高清,九九真实偷窥短视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