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body id="5wgyu"></tbody>
    1. <em id="5wgyu"><acronym id="5wgyu"></acronym></em>

      1. 中央政法委機關報法治日報社主辦

        您所在的位置:首頁  > 文學·副刊

        專家:罪錯未成年人矯治困境待解

        2024-04-03 21:42:14 來源:法治日報·法治周末

        他們往往在缺失關愛的環境中長大,家里沒有權威人士給他們作出榜樣,也無力對他們進行有效管制。缺失關愛或過度溺愛,這兩個極端都會對未成年人的成長造成問題


        圖為熊貴彬(左一面對鏡頭者)在全州縣做調查。 受訪者供圖

        《法治周末》記者 鄭超

        不久前的邯鄲初中生遇害案,受到了輿論的高度關注。未成年人違法犯罪現象由此再次成為熱點話題。這一現象,也是中國政法大學社會學院社會工作與社會政策系系主任、MSW教育中心主任、熊貴彬教授的主要研究方向之一。他曾帶領學生在云貴高原的其州縣(化名)對當地的未成年人違法犯罪現象展開田野調查。

        這次田野調查帶來哪些啟示?對罪錯未成年人的處置還存在哪些困境?近日,圍繞這些問題,《法治周末》記者對熊貴彬教授進行了專訪。

        矯治仍面困境

        《法治周末》:在您看來,造成其州縣未成年人違法犯罪率高的主要原因是什么?這次調研結果帶來哪些啟示?

        熊貴彬:其州縣的情況與其他一些父母外出務工、留守兒童問題突出的地方不太一樣。

        其州縣氣候宜人,近年來當地經濟大幅度改善,年輕人不愿意外出務工,讀書無用論也有一定市場,導致不少未成年人僅完成義務教育就輟學。

        不讀書又不打工的年輕人代表著一種不安分的力量,他們脫離了學校,尚未進入新的職業或家庭規制機制中。

        在這個空檔期,他們往往要尋求消遣,于是經常聚集在鄉鎮或縣城。群體之間往往逞英雄,也講義氣,很容易出現群體性沖突。一些家里條件不太好的孩子會實施偷竊。

        從調查數據中可以看出,犯罪比例最高的是16歲的未成年人,約占60%。他們剛好是初中畢業的年紀。

        群體性沖突中那些“厲害角色”,家庭都存在一定問題。他們往往在缺失關愛的環境中長大,家里沒有權威人士給他們作出榜樣,也無力對他們進行有效管制。缺失關愛或過度溺愛,這兩個極端都會對未成年人的成長產生影響。

        《法治周末》:在您看來,在對罪錯未成年人的處置存在哪些困境?

        熊貴彬:如果不經過深入的社會調查,對累犯、再犯風險特別高的未成年人,也根據法律條文直接判成“附條件不起訴”,很可能導致他們將來給社會帶來更大的危機。

        有學者說,一些未成年人一再踏入法律的禁區,相關案件的性質越來越惡劣。是否必須等到他們成年了,再對其進行嚴厲打擊?這個問題值得思考,也應該引起重視。

        《法治周末》:不久前,邯鄲三名初中生涉嫌殺害同學事件引發社會轟動。您如何看待這一悲???

        熊貴彬:在關注對兇手進行法律懲罰的同時,也必須關注他們如何一步步變成這樣,以及如何對未成年暴力犯罪者進行矯治和預防再犯,以減少更多悲劇的發生。

        很多案件都是如此。我們不能只關注犯罪行為本身,還要對犯罪人進行全面深入的研究,加強社會調查,這樣才能制定出更好的矯正和懲處方案。

        更是道德問題

        《法治周末》:有專家提到,很多罪錯少年缺乏對法律的敬畏,甚至會鉆法律的空子和漏洞。您如何看待這一說法?在您看來,應如何有效降低他們的“重復犯罪率”?

        熊貴彬:我們在調研中經常發現這種現象:有的孩子認為他不到14歲、16歲,就可以實施一些不法行為。其實他們的理解是非常狹隘、有偏差的。  

        但我反對把未成年人犯錯都歸結于法律意識淡薄。這不僅是法律問題,更是道德問題。道德關系到未成年人生活的方方面面,父母或者某個權威人士的一句話,甚至一個眼神,都對一個孩子的成長有很大影響。很多未成年人違法犯罪背后都有一系列細微事件的不斷積累,最后“小惡變成大惡”。

        我想強調的是,未成年人的違法犯罪背后,不單是法律問題,因為法律越來越復雜,而且法律屬于比較低的行為規范。法無禁止即可行,日常生活行為中主要靠道德維系,如良知、輿論等。

        隨著市場化、城市化進程加速,大規模的人口流動,以前穩定的社會結構發生了變化。社區權威結構式微,家庭結構也不斷被破壞,離異、離散、違法犯罪等問題家庭越來越多,難以給予孩子應有的關愛、促進他們正向成長。

        如果沒有足夠的包容、關懷、引導、懲戒,未成年人的犯罪傾向會更加突出。不少犯罪學研究都指出了這一點。

        有的孩子一旦加入了“混混”團伙,很難再回歸正常的社會結構之中。想要有效降低他們的“重復犯罪率”,就要重新鏈接他們與家庭的關系。父母付出更多陪伴和關愛,才能逐步把他們拉回來。

        進入到司法環節,我提倡采取國際上比較有影響的風險評估的工具對涉罪涉法未成年人進行全面評估,如違法犯罪史、反社會人格、親犯罪態度、社會交往、家庭婚姻、學校工作、休閑娛樂、成癮行為等方面。通過仔細評估,判斷哪個方面出了問題,再針對這個方面進行精準干預和矯正。

        教育矯治的方式與方法

        《法治周末》:據您觀察,在罪錯未成年人教育矯治方面,有哪些方式、方法值得關注?

        熊貴彬:與我們有合作的北京市東城區陽光矯正服務中心,江蘇省揚州市珍艾社會工作事務所做得都很好。他們依據全面的風險評估,科學診斷未成年人哪些方面出現了問題,并有針對性地對其進行矯治。

        北京超越青少年社工事務所的做法也值得一提。其與飯店、商超等公司企業合作,建立觀護基地,同涉罪未成年人(比如,附條件不起訴的未成年人)簽訂協議,讓他們在觀護基地完成一定時長的工作,工作期間也支付他們一些報酬。

        監護人不履行或者不正確履行監護職責導致家庭教育缺失,是未成年人違法涉案的重要因素之一。

        2016年,四川省成都市人民檢察院推出了“強制親職教育”,也即強行要求涉案未成年人的父母接受專業的教育指導,這也是國家親權干預實踐中的一大創舉。

        責編:尹麗

        聯系我們 | 誠聘英才 | 廣告征訂 | 本站公告 | 法律聲明 | 報紙訂閱

        版權所有 Copyrights ? 2014-2024 www.noweden.net.cn ALL RIGHTS Reserved 《法治周末》

        京ICP備10019071號-1 京報出證字第0143號

        京公網安備 11010502038778號

        国产天堂亚洲国产碰碰,翁公和在厨房猛烈进出,国产gaysexchain男同men高清,九九真实偷窥短视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