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body id="5wgyu"></tbody>
    1. <em id="5wgyu"><acronym id="5wgyu"></acronym></em>

      1. 中央政法委機關報法治日報社主辦

        您所在的位置:首頁  > 文學·副刊

        山區“風險”少年的罪與錯

        一位社會學專家在云貴高原的田野調查

        2024-04-03 21:44:36 來源:法治日報·法治周末

        此次調查結果顯示,近年來其州縣實施違法犯罪行為的未成年人中,大多數人的家庭收入并不低,且只有少數人屬于留守兒童

        值得一提的是,超過一半的違法犯罪的未成年人與社會閑散人員有來往。有抽煙、喝酒等成癮行為的未成年人也達到半數以上


        圖為熊貴彬(左二)對朱子強(左三)進行訪談。 受訪者供圖

        《法治周末》記者 鄭超

        為與“高風險少年”朱子強見面,中國政法大學社會學院社會工作系教授熊貴彬帶領的調研小組頗費了一番周折。

        朱子強長期“在外面混”,回家時間不固定,訪談差點無法成行。此前,調研小組已經從當地行政服務大廳、社會治安綜合治理委員會(以下簡稱綜治委)等多處了解到了關于這個男孩的信息。

        “朱子強,15歲,輟學,父親很早去世,母親改嫁,后由爺爺奶奶撫養”“平常很少回家,混社會,多次盜竊、打架斗毆”“派出所、社區重點關注的有違法犯罪記錄的未成年人”…… 

        1月,長期關注社區矯正、矛盾糾紛化解、未成年人違法犯罪等相關課題的社會學學者熊貴彬帶領學生深入云貴高原地區,在未成年人犯罪率位居全省前列的其州縣展開田野調查,試圖找到當地未成年人違法犯罪現象頻發的原因和解決之道。

        其州縣總人口約19萬,屬于多民族聚居的區域。當地少數民族包括彝族、回族、苗族等。全縣經濟以柑橘產業為主。

        熊貴彬調研小組的訪談對象包括當地公安局、檢察院、法院、民政局、學校、團委等部門的多名工作人員。

        此次調研涉及2021年至2023年3年間被其州縣檢察院調查的24名涉罪未成年人以及48名被判刑的未成年人。

        熊貴彬認為,這些案例中,“高風險少年”朱子強、丁秋亞的經歷具有一定典型性。

        “孩子氣”與“江湖氣”并存

        朱子強的家在云貴高原山脈延伸地帶。

        他所在的其州縣河谷鎮地形獨特。熊貴彬形容,這里像是一個張開的巨大貝殼,斜著的一面是山區,平坦的一面是平壩,中間還有一條河流穿鎮而過。與其他鄉鎮不一樣的還有,該鎮規模大,周圍村莊都以此為中心。河谷鎮的少數民族比例也是全縣最高的。

        根據當地司法機關提供的數據,河谷鎮的未成年人違法率高居榜首。

        提出約見朱子強后,負責聯絡的民政工作人員讓熊貴彬不要抱太大希望。但有一天,有人突然打來電話透露:“朱子強回家過年了?!?/p>

        初次見面時,眼前的男孩有點出乎熊貴彬的意料。15歲的朱子強,個頭已經超過了1.8米。這是一個皮膚白皙、有點靦腆,談話間不時扭頭偷笑的少年。他的模樣與調研小組聽過的種種描述,形成了強烈反差。

        朱子強身上還有許多孩子氣的特征,比如,咬指甲、不時與家里比他矮上一大截的10歲表弟互相推搡嬉笑。因為“要說普通話,兩人都覺得好笑”。

        如果沒有輟學,朱子強現在應該在上初三。談話從他為何輟學開始。事實上,朱子強并非一直厭學,他一度非常喜歡學校。小學時,作為體育特長生,他曾經代表學校參加縣里、市里的各種比賽,拿到過第一、第二的好成績。其間,有體校老師看中他,認為他是個學體育的好苗子。

        上小學時,朱子強的愿望是去體校上學。他向母親表達意愿,但彼時母親已經組建了新家庭,又有了孩子。母親說,這事等他上了初中再說。到了初中,朱子強盼來了機會。在一次選拔中,他又被體校選中。但母親推脫說,上體校需要花幾萬元錢,家里無法負擔。無奈,朱子強只能繼續上普通初中,但他覺得“萬念俱灰”,不久后就輟學了。

        訪談間,有人發現朱子強手上有細小的黑色文身,調研人員問他:“身上有沒有文身?”后者并不避諱,很配合地撩起袖子,亮出胳膊給大家看——左胳膊上是一個很大的“義”字,右胳膊上則是一個動物形象。

        在觀察者眼中,朱子強是一個“孩子氣”與“江湖氣”兼具的矛盾體。

        談話間,調研小組成員鼓勵他與母親聯系,“試著再溝通一下”。這個建議立刻引發了朱子強的憤怒:“為什么要聯系她?她和我還有什么關系?”說著,他把手中的手機砸向了地面。

        其實,朱子強平時會給母親打電話,但只是為了要錢。

        當輟學少年開始“混社會”

        輟學少年走上“混社會”道路的故事,在與朱子強的對話間徐徐展開。

        剛輟學時,朱子強在家很閑,不上學的日子在偶爾出去打籃球、釣魚中度過。白天,他以前的伙伴都在學校讀書。年齡大點的不上學的伙伴則在各處打工,一般很晚才回家,也沒時間陪他玩。

        在家里待得實在無聊,有朋友介紹朱子強去KTV上班,工作內容就是“端酒、擺酒、放酒”,每天干到凌晨。這個工作做了半個月,朱子強覺得累,干脆對老板說“不干了”。

        帶朱子強進入“混混”圈的關鍵人物,是比他大不了幾歲的二叔。二叔結交了一些社會上的朋友,并將朱子強帶到了圈里。

        朱子強很快發現,二叔在這個圈子里面混得并不好。再后來,二叔去安徽打工,朱子強則留下來,并在與這些“兄弟”的相處中找到了久違的樂趣。

        朱子強認為,自己在這個群體里混得很好,并強調自己是“講道理的”人。有調研人員追問,怎么樣算是“講道理”?他舉例,如果有人在旁邊大吼大叫,他并不會直接動手,而是先提醒對方。如果對方不聽,他才會“開干”。

        身高體壯的朱子強在打斗中占有優勢,在當地也打出了一定的“江湖地位”。一個表現是:經常有人開著車,到家里來接他。

        在河谷鎮,朱子強受到了一些更小的孩子的崇拜。他沒事的時候也找這些“小兄弟們”玩。

        平時,朱子強的群體一般會到離河谷鎮15分鐘車程的臨鎮聚集。這個圈子有一定規模,少的時候七八個人,多的時候則有20人左右。他們聚集的時間也比較長,從半個月到一個月不等。

        圈子成員聚在一起的主要活動是吃飯喝酒。燒烤攤是他們常去的地方,“喝啤酒能一直喝到凌晨三四點”。然后一起去“住賓館”。在賓館里,一個房間睡上五六個人,一覺睡到第二天下午四五點,起來后,大家繼續到燒烤攤吃喝。

        初中生年紀的朱子強喝酒能喝一整箱,也就是12瓶。當熊貴彬問他,在這樣的日子里,所有的開銷誰來付賬?朱子強笑著說,這個不用擔心,圈子里很多人都是“開著車的”,自己沒錢了,可以“向這些朋友借”,“大家都是兄弟”。

        朱子強沒有直說的情況是,他向家里要不到錢時,便去偷去搶,每次偷“一兩百塊錢”。

        除了聚在一起吃喝,打架也是常有的事。朱子強承認,“有時候一晚上就打好幾場”。如果是圈子內部發生爭執,其他人不會干涉。

        一次,一個“兄弟”把酒瓶砸在桌子上,還沒怎么理論,就和另外一個兄弟“干起來了”。其他在場的人并不干預,隨便他們打。在他們看來,打架是正常的,打完繼續喝酒,醒了之后就沒事了。

        但如果是和圈外的人發生沖突,雙方就會“約架”,拿上棍棒、刀之類的工具“找個地方碰一碰”。

        一句“粗口”引發刑事案件

        熊貴彬發現,在這些“混社會”的年輕人中間,很多爭端都是由一句簡單的“粗口”引起的。比如,一個人在微信給對方發“我是你爹”,便引發了一次激烈的群架。

        在當地法院判決中,“道上”稱號為“芭比娃娃”的未成年人丁秋亞的名字多次出現,他也成為熊貴彬此次調研的重點研究對象。

        丁秋亞在當地頗有“威名”。在深入不同鄉鎮調研時,很多受訪人都提到過他的名字。

        在一個案例中,丁秋亞是以受害者身份出現的。

        先是丁秋亞罵了另一個圈子的人,并用一句“我是你爹”將對方徹底激怒。因對方對他的“厲害”有所耳聞,便提前從網上購買了數把10厘米以上的刀具。數日后,三個人分別持刀,當街對丁秋亞進行砍打,導致其頭部、背部、手部10多處受傷。這起案件的調查結果顯示,丁秋亞受的是輕傷,涉案的三個人買的刀具也不屬于管制刀具。

        另一起規模較大的尋釁滋事案中,丁秋亞的身份發生了切換,他成了幫兇和召集人。

        這次,丁秋亞是受邀參與了一伙人與另一個圈子的約架。

        根據案卷描述,事件起因是兩撥人喝酒時發生了口角。數日后,雙方都叫來同伙,其中就有丁秋亞。后來,丁秋亞叫來了更多的幫手,導致十多人打群架的局面。

        打斗中,丁秋亞持刀對他人拳腳相加,其間受害者逃跑,丁秋亞追上繼續對他毆打,直到對方趴在地上。接著,后者在丁秋亞脅迫下下跪,“叫了十多聲‘爹’”。

        根據縣團委下屬某公益組織針對此案進行的調查,丁秋亞的家人無力對他進行管教,因此,上述公益組織不建議對其附條件不起訴,而是直接判刑??h法院的副院長也持有同樣觀點。

        案發后,丁秋亞曾解釋過自己為什么參與這次約架。理由是,叫他過去的人曾經幫助過自己,“做人應該講義氣”。經法院審理,丁秋亞因尋釁滋事罪被判處有期徒刑9個月。

        他們違法犯罪的原因

        在其州縣,未成年人犯罪的類別較為集中??h檢察機關受理審查起訴的未成年人犯罪中,盜竊罪、聚眾斗毆罪、尋釁滋事罪以及強奸罪、搶劫罪位居前列。

        縣法院給出的數據顯示,2021年到2023年三年間所判的49名未成年人中,正值初中畢業年齡、16歲的未成年人占60%左右。

        熊貴彬認為,通過案例可以看出,各個社會“混混”派別之間,還沒有形成“江湖聯盟”。他們之間是“彼此不服,互相制約”的存在狀態。

        此次調查結果顯示,近年來其州縣實施違法犯罪行為的未成年人中,大多數人的家庭收入并不低,且只有少數人屬于留守兒童。

        值得一提的是,超過一半的違法犯罪的未成年人與社會閑散人員有來往。有抽煙、喝酒等成癮行為的未成年人也達到半數以上。

        此外,絕大部分人都是共同作案,單獨作案的未成年人很少。案發后,他們大多認罪態度積極,很多人有自首和坦白表現。

        縣法院副院長曾向熊貴彬解釋他們傾向于對違法犯罪的未成年人判實刑的原因:他們發現,進入社區矯正途徑的“高風險青少年”很快就會重新犯錯。他們所在的社會“混混”團伙難以被控制,很多人經過矯正仍會回歸到他們的幫派之中。

        試圖探究未成年人違法犯罪背后的其他原因時,有綜治委工作人員介紹,當地一些家庭的教育方式粗暴:“家長動不動就打一頓、罵一頓?!边@導致學生的厭學情緒頗高。

        當地某學校德育辦的一位老師則透露,有調查顯示,一個有40多名學生的班級中,有三分之一學生的父母關系不穩定。有專家分析,這可能與最近幾年網絡的飛速發展有關。比如,由網聊引發的家庭問題比較普遍。

        其州縣的巨大變化

        其州縣曾有過不堪回首的日子。多年前,鎮上時常發生暴力事件,如,有年輕人去鎮上喝酒,“一方借著酒勁,就把對方殺了”。

        在其州縣發生的黑惡事件曾被中央電視臺報道過。報道中,該縣一個40余人的惡勢力團伙被打掉,“頭目是40多歲的中年人,他的手下都是14歲到17歲的未成年人”。

        2020年開展掃黑除惡行動后,其州縣發生了不小的變化?!盎旎靾F伙”已經消失不少。

        近年來,縣委、縣政府采取了很多措施,在執法層面上,執法人員長期到酒吧、KTV、燒烤店等場所蹲點、檢查。未成年人禁止進入酒吧、KTV等場所,一旦在這些地方發現有未成年人出入、打工,就對其采取關停,整改措施。值得一提的措施還有,當地的主要交通工具摩托車必須上牌照,此外,鄉鎮社區,學校開展調研工作,逐步把重點未成年風險人員列入清單。

        上述行動持續開展了幾年,也取得了很大成效。2023年,其州縣未成年人的違法犯罪率從全省排名前列下降到了第十幾名。

        游離的青少年“混混群體”

        在熊貴彬看來,其州縣仍是典型的人情社會。調研中,小組成員真切地感受到當地村民對家鄉濃烈的熱愛。但那些“高風險未成年人”顯然已經脫離了這個社會。

        熊貴彬表示,朱子強、丁秋亞等人的經歷符合犯罪學中關于沖突亞文化幫伙的理論解釋。這些由青少年構成的“混混群體”并沒有在掃黑除惡中完全被清除。他們潛藏著,不時還會冒出來。

        被判刑的丁秋亞只比朱子強大一歲。朱子強也認識丁秋亞。得知丁秋亞被判刑時,朱子強愣了一下,隨即透出惋惜,問道:“他是不是被陰(算計)了?”

        相對而言,朱子強認為自己是“有分寸的”,“下手沒他(丁秋亞)那么狠,不會出大錯”。不過,要是朋友有需要,他也會站出來,因為在圈里得“講義氣”。

        與調研小組的談話結束后,朱子強顯得有些無所適從。朱子強的奶奶問他要不要一起去村里吃“殺豬飯”(當地風俗,指春節前夕,村民殺豬后用飯菜招待親友),他說不去,沒意思。有人勸他跟奶奶出門,他不再吭聲。

        調研小組即將離開時,有同齡人騎著摩托車來接朱子強。他立刻坐上后座,熟練地點起煙,和同伴離去。熊貴彬看到,那一刻,朱子強的臉上寫滿興奮,似乎終于找到了好去處。

        (為保護當事人隱私,文中未成年人姓名、其州縣等地名均為化名)

        責編:尹麗

        聯系我們 | 誠聘英才 | 廣告征訂 | 本站公告 | 法律聲明 | 報紙訂閱

        版權所有 Copyrights ? 2014-2024 www.noweden.net.cn ALL RIGHTS Reserved 《法治周末》

        京ICP備10019071號-1 京報出證字第0143號

        京公網安備 11010502038778號

        国产天堂亚洲国产碰碰,翁公和在厨房猛烈进出,国产gaysexchain男同men高清,九九真实偷窥短视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