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body id="5wgyu"></tbody>
    1. <em id="5wgyu"><acronym id="5wgyu"></acronym></em>

      1. 中央政法委機關報法治日報社主辦

        您所在的位置:首頁  > 文學·副刊

        黑色幽默下的底層生活基調

        評電影《臨時劫案》

        2024-04-11 11:26:33 來源:法治日報·法治周末

        圖為電影《臨時劫案》海報。

        隨著港產警匪片題材的日漸枯竭,特別是技術模式的“香消玉殞”,回歸普通生活,挖掘地氣的創作必然成為電影人的理性選擇,畢竟生活才是最根本的通用語言

        □ 陳斌

        就電影《臨時劫案》而言,無論是前面的路演,還是網絡上的預熱,梅藍天(郭富城飾)的齙牙形象似乎是片方極為看重的“賣點”。毫無疑問,梅藍天這一丑化形象顛覆了觀眾對郭富城銀幕上??釒洑獾膽T性認知,不少人走進影院,也是奔著這一笑點而去的。當然,單一形象的劍走偏鋒不太可能支撐起一部作品的厚重,好在導演沒有陷入這樣的誤區,梅藍天只是偶爾活躍沉悶緊張的氣氛,舒緩一下觀眾緊繃的神經,并沒有游離本片聚集底層小人物生活的基調。

        筆者甚至有種這樣的感覺,如果不是梅藍天的這一“出格”形象,這部作品很可能走向文藝范的另一條道路。不過,一直以來,國內文藝片難以走出這樣的尷尬,即叫好不叫座,票房很難受到認可。梅藍天的角色形象設計,或許折射出港片的某種“騎墻”術:既看重作品本身的商業價值,又不愿在品質上向市場俯首稱臣。

        三個人的共同奔赴

        三個人的名字滿滿的諧音梗。梅藍天似乎就是“沒藍天”,看不到出頭之日。曾經夢想通過摔跤改變生活,結果拿到冠軍后仍舊一貧如洗,唯一的寄托,兒子居然因雷擊而死。林家棟飾演的出租車司機阿慫性格懦弱,膽小怕事,里里外外一團糟。老父老母感情分崩離析,懷孕在身的老婆急需奶粉錢。任賢齊飾演的社工慕容輝,諧音“沒用輝”。作為阿慫的鐵桿好友,兩人骨子里都有著極“慫”的一面,唯一不同的是,心地善良,再苦再難也不愿放下那幾位老人。

        全劇出場演員不算多,但故事內容一點都不含糊。梅藍天搶劫,有自己的特殊“原則”,兄弟如果受傷,就再補一槍,以免拖累大家,即便自己也不例外,當然事后不忘給兄弟一點“安家費”。他的特殊原則性還體現在他對生活的沉浸式體驗。作為悍匪,他雖然劫了輛出租車,但講究按表付費,哪怕出租車闖了紅燈,他也會向被搶出租車司機足額支付罰款。他的原則還表現在他的所謂“禮節”。每次付了錢,他一定要讓別人說謝謝,當然是用槍指著。有時他還會裝模作樣地秀兩個英文單詞,似乎以此顯示他與別的悍匪有所區別。也許在他看來,搶劫歸搶劫,生活歸生活,二者必須厘清。他的笑點一部分來自他的外貌還有表情,另一部分來自充滿滑稽意味的強烈對比。

        阿慫與慕容輝折射的是社會底層小人物的生活艱難。阿慫收入本來就低,還要養活父母以及老婆這一大家人,偶爾還會碰上以種種理由賴賬的乘客。盡管如此,他能省則省,哪怕輪胎磨光了也舍不得換。他的慫還表現在,本來有心“黑”下幕容輝從老人那里籌來的兩萬元,結果提心吊膽,漏洞百出。慕容輝的“慫”一點不落下風,面對各種欠費,目睹街頭搶劫的他頓時來了所謂的“靈感”——人在困頓時似乎更容易滑向極端。

        三個人的搶劫動機各有所不同,雖然不是說艱難去搶劫就合理,但這真實地反映了底層生活的現實。一條路走到黑的梅藍天,最終因不義之財葬送了自己的性命。梅藍天又像是立在阿慫和慕容輝兩人面前的一面鏡子:雖然搶到了錢,但梅藍天無法躲開警察以及其他匪徒的層層追擊。這個故事又像是他們二人的一段黑色幽默:不經歷風雨,怎能見彩虹。在被梅藍天裹挾,并親身體驗了那段恐懼經歷后,阿慫和慕容輝終于實現“劫后”重生,生活重新回到正軌。

        陰差陽錯后的事與愿違

        一個悍匪打了一次劫,結果發現被“中間商”層層克扣,到頭來所剩無幾,于是決定再接再厲,繼續擴大打劫“收益”。兩個生活過得稀巴爛的“爛”兄“爛”弟越來越覺得走投無路,于是決定買把槍干票搶劫。三個為不義之財而奔赴的人,就這樣命中注定地“撞”了個滿懷。

        本片編劇頗負功力。傳統港片為了營造更能刺激觀眾腎上腺素的大場面,往往在爆炸戲和街頭追逐等方面求大求強。而本片除了開頭簡單得近乎敷衍的幾個爆炸打斗場景,還能看出些港片的蛛絲馬跡外,大多時候,只是三兩人,外加幾輛車的小場景。不過,場面雖小,但敘事節奏一點都不馬虎,從頭到尾看不到一個多余的角色。

        全片充滿了陰差陽錯,也充滿了諷刺。一心只想以悍匪示人的梅藍天,偏偏生了副讓人忍俊不禁的齙牙。他越想簡單利落地搶到錢一走了之,越是拖泥帶水,欲罷不能。為財務危機發愁的阿慫,后備廂里莫名其妙地被人塞進了一包錢,卻又膽戰心驚。一心指望買把槍的慕容輝,拿到手的卻是一本和自己毫不相干的護照。而那個一心想拿到護照的年輕劫匪,卻意外拿到了燙手的槍;那個一心只想踏踏實實做好本職工作,不愿碰到大案要案的女警,被生硬地拽進了這起大案……

        片中充滿無所不在的巧合,這對編劇顯然是巨大的考驗。上一次有過這種感覺,還是寧浩的《瘋狂的賽車》?,F實生活幾乎將他們每個人的期望進行了錯配。意外之財并沒有給阿慫和慕容輝帶來快樂,反倒被悍匪一路挾持;打劫成功的悍匪并沒有拿到他所期望的那部分“大頭”劫款,他舍盡性命奮力追擊,每次都只是一步之遙;那個只想拿到護照便和女友遠走高飛的年輕人,最終被人調了包,到手的卻是一把讓他丟了性命的槍……

        生活從來就沒有劇本,不可能是我們所預想的那樣。否則,一種固定劇本就可以解答許多人的人生敘事。如果真是那樣,那又該多么無趣。

        黑色幽默下的底層生活寫照

        無論郭富城,還是任賢齊、林家棟,早就過了耍帥??岬哪挲g。而隨著這一代港星年齡的增長,打不動成為他們無法對抗的生命規律。另一方面,隨著觀眾的審“打”疲勞,傳統工廠化的港產警匪片已經難以撬動觀眾特別是內地觀眾的觀影“味蕾”,這也是近年來港片票房走低的重要原因之一。

        仔細回想看看,曾經靠技術優勢實現票房通吃的港產警匪片,常常給人一種發達都市的光鮮感覺,以致有段時間,內地年輕人以能模仿電影中的港腔,飚幾句粵語以示時髦。隨著港產警匪片題材的日漸枯竭,特別是技術模式的“香消玉殞”,回歸普通生活,挖掘地氣的創作必然成為電影人的理性選擇,畢竟生活才是最根本的通用語言。此前的《桃姐》,再往以前的《歲月神偷》,在這方面都有過不錯的嘗試。

        本片中的三個角色均帶有我們常說的“中年奴”強烈印記。三個人都生活在社會的最底層,梅藍天本以為當了冠軍就可以改變一切,但生活絲毫不見起色,甚至還常常遭到當地惡霸欺凌。阿慫的困難或許最具代表性,上有不團結的兩個老人需要贍養,還有妻子及其腹中的孩子待養,他的出租車駕駛臺擺滿搶單手機,收入卻依然微薄。生活千瘡百孔,他試圖去堵住漏洞,但越是努力,漏洞越多,堵不勝堵,所以他對慕容輝這邊能賴則賴,這也是他唯一能甩掉些責任的地方。慕容輝空有副善良心腸外別無他物,自始至終沒看到他的家人,也許他從來都未曾奢望有朝一日有一個屬于自己的獨立生活空間。

        因此,不要奢望什么意外之財,人生沒有那么多的意外,如果真有,意外之財往往會帶來更多無法預料也無法控制的意外。底層人物的生活就是這么簡單,他們可能沒什么宏偉的理想,遠大的抱負,他們每天只為柴米油鹽操勞奔波,日復一日,腳踏實地,平淡但真實。

        責編:尹麗

        聯系我們 | 誠聘英才 | 廣告征訂 | 本站公告 | 法律聲明 | 報紙訂閱

        版權所有 Copyrights ? 2014-2024 www.noweden.net.cn ALL RIGHTS Reserved 《法治周末》

        京ICP備10019071號-1 京報出證字第0143號

        京公網安備 11010502038778號

        国产天堂亚洲国产碰碰,翁公和在厨房猛烈进出,国产gaysexchain男同men高清,九九真实偷窥短视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