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body id="5wgyu"></tbody>
    1. <em id="5wgyu"><acronym id="5wgyu"></acronym></em>

      1. 中央政法委機關報法治日報社主辦

        您所在的位置:首頁  > 文學·副刊

        傳銷誤今生 茶禪有真意

        評電影《草木人間》

        2024-04-18 13:43:42 來源:法治日報·法治周末

        圖為電影《草木人間》海報。

        鐘晉

        草木人間,是“茶”字上中下三部分的拆解。電影《草木人間》以清麗氤氳的延綿茶山開卷到佛寺紅塵的畫面交錯收尾,仿佛是草木尋根的一場輪回。擅長文藝風格和水墨畫卷的導演,可能想以“茶”寓“禪”,描繪四季更迭、風云變化,洞察人世無常、平淡是真。

        世人亦如草木,往往在一塊土壤扎根便被決定了一輩子的命運,土壤、氣候等生存環境皆是身不由己。于是,人們總希望有朝一日能掙脫故土“老根”的羈絆,不承想又開啟了一場噩夢。最后發現,當年被自己遺棄的“根脈”,才是人生最好的歸宿。這種似乎人人都懂的大道理,用一部電影將其講透卻是極難。

        傳銷擊中人性弱點

        影片故事線主要有三條:一是“苔花”蛻變為“黑牡丹”的反差;二是“目蓮”尋父救母的艱辛;三是母子二人周遭同事、戀人、親友所組成的眾生相。以佛家故事打底、以傳銷亂象吸睛、以文藝風格造勢,許多既寫實又寫意的場景頗令人深思。

        一是傳銷騙局擊中人性弱點。為什么說“騙子太少、蠢人太多”?天下騙術皆是先“騙人心”再“騙錢財”。人有“貪嗔癡”、有七情六欲,騙術只需將內心的愚昧和妄念激活,理性與智慧便會黯淡無光,影片中的各種“花式騙術”都是此理。

        比如,詐騙老年人的四字要訣“陪、哄、嚇、疚”,以號稱子女都做不到的“精心陪伴與呵護”,成功占領老年人孤獨寂寞的心理空間;當老人們在一群“干兒子、干女兒”的陪伴下歡聚一堂,相互以親身體驗為“量子理療”的奇效“現身說法”時,他們主動將“養老錢”花在只能滿足“精神幻覺”的“高科技產品”上。

        又如,傳銷團伙針對苔花等人的“洗腦術”,各種花里胡哨的“話術”和“表演”如同精神鴉片,先讓其內心激化對現狀的強烈不滿、催生對未來的美好憧憬,再讓其意識到已脫離被社會遺棄的角落、正奔向被夢想包圍的世界,是團隊讓她感到“被需要”“被信任”,是團隊讓她“破繭成蝶”“重新活過”……只要讓她成為傳銷團隊“教義”的忠實信徒,她便會甘愿將財富、人生乃至家人親友都當成“祭品”。

        人的受騙也許并不僅僅是因為智識匱乏,還在于精神與情感沒有得到充分滿足,以至于迫切追求群體認可時反被群體引入歧途。正如《烏合之眾》里所說的“群體總是游走于無意識的邊緣,很容易受暗示的影響,就像缺乏理智的人,感情粗暴,缺乏批評精神,只能極其輕信”。在傳銷過程中,騙子萬晴在貪欲驅使下也會真情入戲,她相信只要有產品就不是傳銷,從而忽視“入門費”“拉人頭”“團隊計酬”等典型特征。

        劇情推演過于玄幻

        二是尋父救母闡釋的親情糾葛。男主角在影片中的名字和木雕配飾以及寺廟交集,都已打上佛教的烙印。女主角經歷煙火人間、群魔煉獄、返璞歸真的旅程,如佛家故事一般輪回;縱然母親生平作惡,但所幸生養一子仁德深厚,方得福報、脫離苦海。

        目蓮原本堅守“尋父”的執念,在母親想改嫁他人時斷然反對,以至于母親在男友母親的辱罵、工友的嘲諷、兒子的漠視中迷茫沉淪,只有在“蝴蝶國際”中尋求“破繭成蝶”。在看到母親經歷的苦難也理解她內心的煎熬后,目蓮逐漸放棄“尋父”的執念,以往支撐他父愛幻想的“根系”已經斷離。他和父親的生命樹,已無塵緣的根脈糾纏。他和母親的生命樹,在生死輪回中再度依偎相伴。母親面對“猛虎”襲來而激發的舐犢情深,讓她重獲新生。擺脫傳銷團伙束縛,猶如離開地獄化身為獸;由癡迷而覺醒,猶如從禽獸入天堂。如此照搬佛家故事的脈絡本無可厚非,但在劇情推演上太過生硬或玄幻。

        茶世界里的眾生相

        三是眾生相里的世態炎涼。影片開頭,茶山煙雨朦朧、生機盎然。苔花“喊山”的聲音在山間回蕩,既是對茶葉豐收的渴望,更是對美好生活的憧憬,這與片尾她向“猛虎”的怒喝遙相呼應。

        有人做采茶女,有人做制茶師,有人想從采茶人變成喝茶人……錢大師對苔花愛得并不堅決,錢母的一番數落便輕易讓這段姻緣“見光死”。也許是由于“蝴蝶國際”對苔花的內外重塑,才讓錢大師勇敢地將這段戀情公之于眾,因此他并不反對苔花與傳銷團伙的往來。而錢大師在苔花靈魂覺醒的過程中好比一位熱心腸的看客,正如他是一位對茶道不虔誠的“知名”制茶師。

        從未謀面的目蓮之父何山,只有閃過入贅成婚、不近女色、為子取名、善雕蓮花、離家十年、身在佛門的片段。他是母子心中不同的執念——母親要舍棄、兒子要拾起。他不是一位合格的丈夫與稱職的父親,也不是一位徹底的出家人。

        影片結尾,目蓮可見其父而未見,想必悟到“相見不如想念”的妙處。帶領苔花加入傳銷團伙的姐妹金蘭,早就在采茶女中推銷傳銷產品足貼,也可能是她透露了苔花與錢大師的戀情,也可能是她受弟弟洗腦后邀請賣房后的苔花入局。

        “二人同心、其利斷金。同心之言、其臭如蘭?!敝豢上?,情同姐妹的二人都走錯了道。走投無路的金蘭縱身一躍,促成了傳銷團伙的覆滅。苔花身上有兩次出現“茶蟲”:第一次是與錢大師約會后、夢想嫁與富人;第二次是等待升級為“總”時,她期盼財富自由。但茶蟲是一種無法轉化為蝴蝶的昆蟲,她兩次滿懷希望,卻又瞬間破滅。

        這是一部總體偏文藝風格的影片,關于傳銷內幕的披露是深刻的、命途多舛的沖擊是強烈的、目蓮救母的情節是感人的、主要演員的演技是令人欽佩的。但影片總在“草木”與“人間”相交處跳躍游離,相互觀照卻難形神合一,時而略顯做作、時而含蓄有余,時而過于寫意、時而過于寫實。

        比如,目蓮救母情節主要是貼身陪伴,一個偷偷放置在傳銷頭目包里的監聽器,恐怕難以成為粉碎偌大傳銷團伙的利器。比如,苔花黑化后的雨中獨白與酒店癡狂,似有模仿《小丑》主角的風格,但總覺外力有余、神髓不足。

        總體而言,本片與相似題材影片比較,論普法教育則不如《孤注一擲》的直白,論發人深省則不如《周處除三害》的隱喻,介乎直白與隱喻之間的文藝風格,也許是“草木人間”的別樣文藝范吧。

        (作者系湖南省湘潭市司法局局長)

        責編:尹麗

        聯系我們 | 誠聘英才 | 廣告征訂 | 本站公告 | 法律聲明 | 報紙訂閱

        版權所有 Copyrights ? 2014-2024 www.noweden.net.cn ALL RIGHTS Reserved 《法治周末》

        京ICP備10019071號-1 京報出證字第0143號

        京公網安備 11010502038778號

        国产天堂亚洲国产碰碰,翁公和在厨房猛烈进出,国产gaysexchain男同men高清,九九真实偷窥短视频